今年本市将建设2000张养老家庭照护床位

2021-06-09 21:51:00 来源:北京社会建设和民政

因为住上一张特殊的床位,失能老人陈莲(化名)在家就享受到了养老照护管理师、护士的上门服务,不但省去了每周往返医院的奔波,家属也得到了专业的照护知识指导。

这张“床”就是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的临时托养床位、养老机构的集中照料床位之外的“第三张床”——养老家庭照护床位,主要满足居家重度失能失智老年人的养老服务需求,依托专业养老服务机构,为老人提供生活照料服务、医疗康复护理、居家安全协助、家庭照护支持等服务。

目前,西城区、海淀区、朝阳区已试点建设养老家庭照护床位共3200张,今年本市将在城六区建设2000张养老家庭照护床位。

同时,市民政局还协调卫生健康部门,将享受养老家庭照护床位的老年人纳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家庭医生签约范畴,提供免费建立健康档案、免费体检、预约转诊、开具长处方等服务。符合家庭病床条件的可申请开设家庭病床,医保定点医疗机构按照家庭病床规定进行管理,并提供医疗服务,发生的医疗服务费用纳入医保实时结算。

家住西城区月坛街道汽南社区的陈莲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并伴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慢性疾病,每天卧床在家。虽使用了防压疮气床垫,但陈莲的骶尾部还是出现压疮,创口溃烂流脓。

为此,她每周需要搭乘120急救车去医院就医换药,每次往返不仅要花300多元车费,还得看儿女时间。尤其在冬季,外出就医诸多困难。

陈莲签约西城区家庭养老照护床位后,来自承接服务单位北京怡养科技有限公司的养老照护管理师小蒋,对老人进行综合评估,并制定了专业的照护方案:定时给老人翻身扣背、使用可给身体减压的防褥疮垫、每日测量血压并记录、给老人专业口腔护理、关注易患压疮部位皮肤情况等,并在饮食、用药管理、坠床风险等多方面给予家属操作指导,定期回访。同时,专业护士小尹还上门帮老人换药,省去老人奔波。

仅两周时间,老人的皮肤已有好转,压疮面积逐渐减小并愈合。现在老人的情绪好多了,脸上也多了笑容。家属感叹道:“有了专业帮助,不仅老人能少受点儿罪,我们全家人的心也能放轻松了。”

目前,西城区民政局在全区开展养老家庭照护床位服务,从居家养老照护服务和家庭适老化改造两大方面出发,构建了涵盖重度失能、中度失能、中度失智、空巢和高龄独居五个类型的家庭养老照护床位模型。

参与西城区试点工作的第三方机构、北京乐活堂养老服务促进中心理事长秦金月介绍,从需求端看,目前建立了养老家庭照护床位的老年人,需求主要集中在助浴、助行、助医等服务上。在供给方面,一些拥有相对充足人员储备的养老院、养老照料中心,都有意通过自有驿站打通居家和机构服务资源,通过这些平台开展服务的案例也比较多。

根据市民政局日前出台的《北京市养老家庭照护床位建设管理办法(试行)》,养老家庭照护床位的服务对象须为具有本市户籍、居家生活,并经老年人能力综合评估确定为重度失能老年人或重度残疾老年人。城乡特困供养人员可扩展到中度失能老年人。

照护管理师为老人进行口腔清洁

与机构床位相比,养老家庭照护床位没有床位费的成本压力,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老年人家庭的经济负担。既能待在熟悉的环境里生活,又能享受养老机构级别的专业服务,养老家庭照护床位对于那些更想在家安享晚年的老年人来说,无疑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养老新途径。

照护管理师为老人进行运动指导

谈及当前老年人最为关注的定价标准,作为最早参与试点之一的西城汽北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负责人岳迪介绍,试点过程中,养老家庭照护床位本身不收费,基础的护理也是免费提供的,老年人实际需要支付的就是专业护理费用。

“老年人需求较为集中的是家庭照护、风险管理等服务,免费匹配的护理人员就能实现。而一些专业化较强的服务,如插管等,老年人需按照自身实际情况进行选择并支付。”岳迪说。

市民政局表示,养老家庭照护床位收费根据服务质量、服务内容等因素收费,采取的是市场定价,由服务机构自主确定,并报区民政局备案。此外,对于参与提供养老家庭照护床位的养老服务机构,市财政将参照养老机构床位运营补贴政策,按照每床每月500元标准给予养老家庭照护床位补贴。符合条件的申请家庭在进行适老化改造时,可按照《北京市残疾人居家环境无障碍改造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享受不超过5000元的居家环境无障碍改造补贴。

编辑:刘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