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端到谷底 从《约定》到《豁然律》不惑周蕙已“豁然”

2021-06-09 21:32:4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出道22年,经历过从演艺圈“消失”、事业跌入谷底、亲人离开、情场失意种种意外和磨难,人到中年之时才豁然开朗,周蕙终于有底气为自己唱一曲“豁然律”。

2020年底,歌手周蕙推出了全新EP《豁然律》。这首周蕙亲自参与填词、作曲、制作的作品,不同过往专辑以情歌为主题,挑战了之前没有尝试过的曲风,用音乐与歌迷分享人生观与处世哲学,传达出人到中年的周蕙视不忿、困惑如浮云的人生态度。人到中年,周蕙悟到:人生没有标准方程式,所谓“不惑”其实是更懂得反向思考,以不同角度去解读人生的种种问号,找到豁然新径。

出道

  用漫画形象作第一张专辑封面

1996年,19岁的周蕙从艺校毕业,原计划到英国继续学习舞台剧。周蕙因自小喜欢唱歌,在假期去录制了一张CD作为毕业纪念,却意外获录音室老板赏识,推荐给音乐人季忠平。初听周蕙的季忠平立刻决定签下这个清澈见底的纯净声音。

周蕙回忆,那时候的心愿是做一名戏剧导演,喜欢建构画面、运筹帷幄的感觉。虽然也喜欢表演、喜欢唱歌,但从没想过做歌手、出唱片。“从没有想过原来我唱的歌可以到出唱片的等级。直到我第一任经纪人发掘,我才知道原来我是可以发唱片的。就从那个时候开始,目标或者理想有一些变化。”

在兴趣和专业之间,经历了一番抉择,周蕙最后决定做歌手。19岁的周蕙已经懂得,遇到恰当的时机一定要把握好,读书随时可以,但做歌手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这个机会。“我可以先去体验看看,顶多失败了,我就再回去读书,但如果我错过了这个机会,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1999年,周蕙的第一张专辑《周蕙精选》在亚洲创下100多万张的销售量,歌曲《约定》成为周蕙最经典的代表作,传唱至今。当时的周蕙被誉为“继张惠妹以来最具爆发力的新人”。专辑以意大利漫画家绘制的丹凤眼“蕙儿娃娃”为封面,大获成功,至今令人记忆犹新,周蕙丹凤眼的漫画形象连同那首《约定》,一起被奉为经典。

当时有一种说法,就是因为周蕙长相不够靓丽,唱片公司才决定以漫画形象取代照片做专辑封面。但其实这是周蕙自己的想法,原因也并非对自己的外形不自信,而是她的突发奇想:当一个虚拟歌手。

“就像我说到英国去学习不是为了当演员,我想当导演,想要隐身在幕后,所以唱歌虽然是我很喜欢的一件事,但不代表我想要抛头露脸,我很希望可以躲起来唱就好。所以如果我生在这个时代,我就可以成功地当一个虚拟歌手。我只能说当时的想法太前卫了。”

但那时候唱片公司不可能不让歌手露脸,所以周蕙的想法很难实现,于是她想到用漫画形象做专辑封面的方式,也创新了企划的概念。在当时来看,就是前无古人的举动,所以直到今天再提起那张专辑和封面,周蕙还会引以为豪。

歌手的初体验,让周蕙觉得这条路大概是选对了,可以去很多地方,到处走走看看,遇到很多人和物,“因为年轻,精力充沛,去哪儿都会觉得很开心。”

  跌落

  被恩师算计事业受阻

在歌手这条路上,周蕙一走就是22年。这条路上固然风光无限,但失去的、需要承受的也更多,她更是没有料到,出道五年之后,会被自己最信任的恩师出卖,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味成名的感觉,就从云端跌到了谷底。

2004年,周蕙与福茂唱片合约到期后,当时的恩师也是老板的季忠平私下跟BMG唱片公司以2400万新台币(约合600万人民币)达成了周蕙的转会契约,并且合约要求3年出3张专辑。出于对恩师的信任,周蕙在空白契约上签了自己的“卖身契”。但季忠平卷走了全部制作费后便消失了,BMG唱片公司也不愿再出资包装周蕙。这三年中,周蕙一直处于被雪藏状态。

没有资金出专辑也就没有唱片收入,只能靠偶尔的商演来贴补家用。这三年对于周蕙来说煎熬至极。从云端跌落谷底,落差之大可想而知,周蕙一度想要退出歌坛。“我要怎么去调节我自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宁可起步低一点,一步一步往上爬。现在是先到了云端再跌入谷底,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周蕙坦言,在最低谷的时候,她痛苦、消沉了很久,并且一直在纠结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所幸在她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又遇到了贵人,包括巨室音乐公司的总经理赵少威、台湾乐坛的大姐大苏芮,以及福茂唱片的老板。在他们的鼓励和帮助下,周蕙才有机会重新回来。

多年以后,重提当年的合约纠纷,周蕙终于可以释然,那些苦难历程,最终都会变成做音乐的养分,滋养自己的艺术生命。

  别离

  父亲离世再生退意

直到2009年,周蕙推出专辑《周蕙》,事业才重新走上正轨,但她人生的波折还在延续,两年后父亲病重离世,令她悲痛不已,演艺事业再度面临停滞。

“我当时很挣扎,在想是不是应该先放下手边所有的工作,因为站在镜头前面,你要忍着父亲离世的那种伤痛,还要笑得很灿烂。父亲刚刚离开,你怎么笑得出来?可是我母亲说,你应该勇敢地去做你该做的事情,爸爸会理解。”

“我在合约纠纷的时候,浪费了5年的生命,一直走得很缓慢,我真的不再有5年的时间可以浪费,我应该快速让自己站起来。所以我真的算是硬着头皮往前走,尽可能去用理性控制我的感性,在歌唱这条道路上呈现更多的东西给大家。”

  豁然

  不再在意别人说“是听你的歌长大的”

年少时的惨痛经历,人到中年时的生离死别,人生种种的得意和失意,都成为周蕙的音乐素材,凝成了这张全新的音乐作品《豁然律》。

“回头看这一路的坎坷,我觉得有很多的事情可以跟大家分享。我相信没有一个人是一帆风顺的,生活当中总会遇到一些创伤。但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幸运,可以勇敢地走过来,所以我蛮想用这种豁然的心情去跟大家分享,分享应该怎样去面对未来。”

步入不惑之年的周蕙,走到今天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很多东西放下了、看开了,“因为人生本来就不完美,要记住那些美好,把那些不美好转换成更美好的音符传达出去”。从前作为歌手,周蕙的愿望是:“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周蕙的声音”;中年以后,她觉得作为歌手还应该有使命感:借由我的歌声去疗愈大家。

过去听到别人说“我是听你的歌长大的”,周蕙会觉得很尴尬,好像自己已经很老。但如今再听到这样的话,周蕙反而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她再也不会介意被提及年龄,“岁月的流逝、慢慢变老是不可抗拒的,你不可能按下暂停键。虽然现在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人看起来更年轻,但是心态的年轻还是要靠自己。”

“成功、成名,我都感受过了,低谷期被视为过气歌手、被人家瞧不起的眼神我也尝过了,我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眼光底下?”人到中年周蕙终于明白:开心与难过,自信与自卑,那都是自己的人生,很多时候,与他人无关。

文/北京青年报 记者 寿鹏寰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