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评丨封闭性体校不能成为预防欺凌的盲区

2021-03-16 09:49:56 作者:丁慎毅 来源:东方网 选稿:桑怡

去年9月,五名热爱体操的10岁儿童,在河北省体育局体操举重柔道运动管理中心,遭遇两名15岁少年的严重校园暴力。因教练带队外出,五名儿童被霸凌长达四五天,家长们数日后才发现伤情。家长表示,半年以来,除了两个施暴少年被退学外,五个受害者家庭均没有得到相应的补偿。3月12日,河北省体举柔中心回应称,事件正在处理中。

这样的事情,一般来说,不会在普通学校发生。而封闭性体校的特殊情况,则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预防欺凌的难度。搜索一下便会发现,封闭性体校的欺凌事件真不少。比如,去年10月,洛阳某体校,16岁体校新生因为没给老生捡球,在宿舍遭9人围殴。民警展开调查发现,不只是这一次新生遭受到他们的欺凌行为。

对于封闭式管理的学校而言,防侵害的难度比普通学校要大得多。一方面学校可能会觉得这是学生之间的训练而不以为然。另一方面,远一点的孩子送到学校训练,可能好几个月都回不了家,出现这样的事,也无法及时跟家长报告。在没有监控和证人的情况下,学生的证言容易形成孤证。虽然去年5月最高检等9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的意见(试行)》,但体校很可能在普法方面偏弱。尽管此事是发生在强制报告制度意见实施后,仍然拖了不短时间才发现。

相对而言,封闭式学校更容易给被欺凌学生造成心理上的孤立,也加强了欺凌者的心理优势,容易形成恶性循环。像此次霸凌者用开水浇、扫把打、火烧、朝鼻子里灌鸡蛋和洗衣液等方式施暴,致使5名孩子前胸、腰全是大泡,被烫的泡比鹅蛋大点,比馒头小一点,让大众同情孩子,又感叹施暴者过于肆无忌惮,学校管理也存在很大问题。通过此次事件,希望职能部门能对封闭性体校更加关注,因为这里更需要阳关普照,而不能成为预防欺凌的盲区。

根据《体育运动学校办校暂行规定》,体育运动学校由当地体育行政部门与教育行政部门共同领导,以体育行政部门领导为主。由于体育行政部门主要看训练比赛成绩,这就很容易为学生欺凌的预防留下漏洞。这就需要体育行政部门与教育行政部门在学生欺凌问题上共享共管,按照普通学校的要求,出台禁止性规定,做好预防欺凌工作。对于训练期间难以避免的肢体接触,也要有相应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