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解读拜登的“外交宣言”:“美国回来了”

2021-02-22 08:43:33 作者:浦江 来源:东方网·东方智库 选稿:桑怡

2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接连出席了西方七国(G7)视频首脑会议和第57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特别版”视频会议。这是拜登总统首次在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也是慕尼黑安全会议首次出现美国在任总统。拜登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公开宣示“美国回来了”,类似表态自其入主白宫以来,与其外交、军事和经贸幕僚曾多次在国内场合高调提出,言外之意引起全球关注。

(图片说明:这是2月19日在德国慕尼黑拍摄的美国总统拜登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线上特别会议的画面。新华社发)

“美国回来了”的五个言外之意

2月20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接受英国BBC专访,不仅重申了拜登“美国回来了”的论调,还对美国外交新政进行解读。作为拜登20多年的外交政策首席顾问和拜登外交新政的主推手,布林肯的讲话诠释了拜登的美国外交新政思想与内涵,表明了拜登决意推进“美国回来了”的战略意图与决心,主要包括五方面:

第一是“去特朗普化”。拜登认为特朗普打打杀杀、单打独斗的外交手段愚蠢而低效,他发誓要在理念、风格与行动上全面调整外交政策。拜登向欧洲盟友和世界宣示“美国回来了”,就是要让美国外交恢复到特朗普“胡闹”之前的样子。“胡闹”的特朗普执政四年,奉行极端主义,大肆煽动蛊惑“美国优先”,在国际上出尔反尔,退群毁约,强权霸凌;肆意挥舞经贸制裁大棒、加征关税和实行连带打击,连美国的传统盟友也不放过。这些“胡闹”不仅没让美国“再次伟大”,相反寡道自孤,自绝于世界。

第二是“重塑美国形象”。拜登上任以来,一方面立即签署了多项行政命令,撤销了特朗普时期的多项极端外交决策,包括美国重返世界卫生组织,重返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巴黎协定》,以观察员身份重返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同时,拜登表示要改变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注重国际多边合作,避免使用“对抗”和“冲突”来表述美国与主要“竞争对手”的关系。拜登试图下一盘美国外交的新棋,首当其冲就是重塑美国的国际形象。

第三是“修复盟友关系”。在特朗普的不断折腾下,美欧关系不仅日益冷淡,还时常公开怒怼,一定意义上导致欧洲各国在外交、军事、安全和经贸领域都更强调欧洲的自强、自立,强化欧洲的主权意识和理念。过去几年里,美欧在全球治理、地缘政治、伊朗和伊核问题、阿富汗问题、叙利亚问题、巴以冲突、乌克兰危机、白俄罗斯局势、纳卡冲突,特别在对华对俄政治外交安全和经贸关系等重大问题上分歧不断,彼此渐行渐远,美欧战略联盟缝隙扩大,北约日益松散。

(资料图片:当地时间2018年5月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新华社图)

拜登深知,美国的外交新政离不开欧洲盟国,选择在以欧洲大国为主体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和“G7”峰会上高调宣称“美国回来了”,有其特殊考虑。从G7峰会的联合声明和拜登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讲话来看,美欧已在部分国际问题上恢复接触,甚至达成原则共识。在美欧共同利益下,欧洲盟国对“美国回来了”既欢迎也担忧,担忧的是美国久违的诚意和久已领教的霸道。

第四是“强化美国传统外交的核心理念和价值观”。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世界超级大国地位更加凸显,在推行以美元、美军、美国金融科技为核心支撑的美国强权政治和世界霸权政策同时,美国的所谓“民主人权”价值观也不断向全世界输出。本世纪以来,美国利用互联网、社交网络等推广这种价值观,并以此为手段对别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煽动策划“颜色革命”,颠覆政权,培植亲美势力,一段时间里美国在一些国家接连得逞。

美国民主党政府尤其擅长和热衷于将美国的软硬实力相结合,推进和扩张美国的全球利益。拜登作为美国资深政治家、战略家和奥巴马时期主管美国对外事务的副总统,对美国传统外交、美式民主人权理念和全球战略、地缘政治这一套驾轻就熟。拜登所谓的“美国回来了”外交战略中突出了“美式民主人权”的核心价值观,并持续用于批评指责中国等国,竭力拉拢美国盟友。

第五是“力图恢复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自二战以来,美国一直以世界领袖自居,并把维护和加强自身的全球领导地位视作美国的独家专利,对任何敢于挑战甚至有可能威胁美国这一特权的国家和行为,无论是经济、科技、产品和应用,都要坚决扼杀。但时移世易,疫情下的世界正在经历深刻变化,无法再一手遮天的美国越来越呈现出颓势。为了迎合美国的霸权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潮,特朗普执政之初就提出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可特朗普在国际上的接连违约退群让美国不仅失去了在很多国际组织的领导地位,而且国际声誉一落千丈。

此时,拜登重提国际多边主义,让美国重返联合国机构,表示愿意在国际抗疫、疫情期间和疫后全球与地区经济社会复苏中发挥积极作用,表示愿意给世卫组织的疫苗计划提供资助,并积极参与《巴黎协定》,其目的都在夺回美国失去的国际领导地位。拜登提出与中国和俄罗斯在气候变化等方面的合作,实际也是出于美国的全球战略与利益谋求考量。

(图片说明:这是2月19日美国总统拜登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线上特别会议的视频画面,美国国务卿布林肯19日表示,美国已于当天正式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新华社发)

“美国回来了”的三个观察维度

“拜登外交”与“特朗普外交”有何不同?主要是风格不同、手段不同,而非立场不同和利益不同。“美国回来了”背后是拜登外交新政与国际战略的深远图谋,其最终目标是为了改善美国的国际处境,增强美国的国际竞争力,重建美国的国际声誉和地位,并全面遏制和打压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将拜登自诩的“智慧外交”成果服务于问题叠生的美国内政。

拜登的外交棋局已经铺开,棋路已基本清晰。不管华盛顿的公开话语多隐晦或多动听,都无法掩饰真相:美国从来都会设定主要敌人,并一直依靠这种设定来动员并集结美国内外力量和资源,以谋求终极制胜的目的。这恐怕就是“美国回来了”的实质。“美国回来了!”话好说、事难做。从三个维度来观察其走势:

其一是从美国国内看。美国民主、共和两大党交替执政,拜登任期有限,而特朗普的极端主义已在美国政治、外交和经济、社会中留下深刻烙印,染上深重的党派色彩,拜登要改变这种烙印,涂抹这种色彩,在很多方面只是一厢情愿。据报道,美国2021年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将于2月25日至28日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行。特朗普将在2月28日的会议上发表演讲,重新开始其政治行动。2月13日,特朗普在免遭参议院弹劾后声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运动才刚刚开始”,他“期待与美国人民一起实现美国的伟大征程”。针对拜登的外交新政和有意与伊朗恢复谈判,特朗普直接予以抨击,称美伊若达成协议对美国而言将是“一场灾难”。

其二是从国际层面看。国际舆论目前尚无法确定“美国回来了!”究竟是不是利好消息。如果拜登从过去4年特朗普的极端主义以及对美国和世界造成的各种恶果中汲取教训,“美国回来了”也许会带来期盼。欧洲媒体认为,拜登在G7峰会和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讲话宏观叙事多、具体所言少,且有不少难以自圆其说和模棱两可的“谜语式说法。德国媒体指出,目前西方国家对国际局势无清晰和一致的看法,对国际治理和国际合作的调整修复也各有利益考虑,拜登在慕安会上呼吁民主国家“携手对抗威权体制”,但具体到美欧国家面对中国“究竟有多少可合作,有多少应对抗,才是拜登认为合适的?欧洲是以美国的利益和需要为标准吗”,如果真是这样,欧洲会认同吗?

其三是从实际效果看。虽然拜登对内对外宣称“美国回来了”,但一些分析认为拜登这些话多半是为了在国内外制造舆论,争夺舆论,旨在取得先声夺人的效果。目前人们所看到的效果只是拜登在出席了G7峰会和慕安会视频会议后,又回到了华盛顿,而他实际上本来就没有离开,因此也就不存在回来。

(作者浦江为东方智库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