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牌屡次不中“租”块沪牌上路靠谱吗 法律界人士这样说

2020-12-04 06:19:21 作者:邬林桦 来源:上观 选稿:吴春伟

11月沪牌拍卖中标率为7.8%,不少在上海生活工作的有车一族的“沪牌梦”又一次落空。于是,一些沪牌“刚需者”不惜冒险租赁沪牌,并由此催生出一个“沪牌租赁”市场。

所谓车牌租赁,实际是将车辆过户给车牌额度出借人,车主只有车辆使用权。表面上看似你情我愿的“租牌”行为,背后却暗藏重重隐患,稍有不慎,都可能对租赁双方造成巨大损失。

10个月未中标租沪牌

行驶证上车主变他人

需求带动沪牌租赁市场,比租车价格更低廉的租车牌,成为部分没有沪牌但要自驾通勤的市民选择。

“这个月的拍牌又落空了。”委托4S店代拍沪牌,连续10个月未中标,曹先生的遭遇绝非个例。

“要不先租块牌照用着?”4S店销售人员提出“租牌”建议。去年回国创业的曹先生觉得这个方式很新鲜。经过咨询,曹先生感觉心里没底了。4S店销售人员告诉他,“租牌”业务其实是跟外面中介合作的服务项目,必须把车辆过户到牌照所有人名下,才能完成“租借”。

“车子过户到别人名下,不就相当于把这辆车给别人了吗?”曹先生觉得这事不太靠谱。但4S店销售人员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跟租借人签订合同,约定车辆实际所有权归曹先生,包括车辆保险等都在合同里约定好,完全没有风险。”

犹豫了两天,为了享受沪牌带来的出行便利,曹先生决定冒这个险。上周一,曹先生在4S店签订牌照租赁合同,合同注明“出借人陈某不享有车辆所有权,实际所有者为曹某”,并特别增订“车辆反质押条款”,防止自己的车辆过户后被“所有人”拿去质押贷款。

曹先生和中介约定车牌租期为半年,租金9000元,另支付押金5000元。商定后,他把自己的车和身份证交给4S店工作人员,委托代办过户、上牌等手续。次日下午,4S店就将挂上沪牌的车还给曹先生,但行驶证上的名字是出借人“陈某”。期间,曹先生始终没有见到“陈某”本人。

“终于能随时上高架了。”想到不受限制的驾驶体验,曹先生暂时按下心里的忐忑。但在一般法律关系上,他现在只有这辆市价70多万元的车辆的使用权,“尽管合同写了这辆车实际所有人是我,但看到行驶证,还是有点膈应”。

曹先生还在继续请4S店代拍沪牌,业务员跟他承诺,拍到牌后,把车辆过户到他名下的手续费全部减免。

需求带动沪牌租赁市场。跟曹先生一样,比租车价格更低廉的租车牌方式,成为部分没有沪牌但要自驾通勤的市民的选择。另一个需求群体是想在上海从事网约车服务,自有车辆但没有沪牌的驾驶员。至于背后的风险,他们觉得白纸黑字的合同条款足以规避。

“沪牌租赁”成新生意

过户上牌均中介代办

目前出租的沪牌均为个人所有,一些中介公司从有闲置车牌的上家收进来,再将车牌租给下家。

自2014年11月开始,上海将沪牌统一纳入拍卖平台管理,禁止私人间交易。一度火爆的沪牌二手交易就此销声匿迹。但对沪牌的需求不会凭空消失,“沪牌租赁”成为一门新生意。

宜山路一家汽车贸易公司,沪牌租赁是该公司目前的主营业务之一。日前,记者到店里咨询车牌租赁业务,据业务员介绍,该公司从2018年3月起从事沪牌租赁业务,沪牌租赁价在每月2300元左右,一般3个月起租,“付3押2”。

用于租赁的车牌从哪里来?实际上,这家公司充当着中介角色,一头连接有沪牌额度的上家,一头连接需要租赁沪牌的下家。“目前出租的沪牌均为个人所有,公司作为中介从有闲置车牌的上家收进来,将车牌租给下家。”业务员说,公司会分别和出租人及租牌人签订合同。“合同签署后,剩余事项包括车辆过户变更等均由公司包办。”

租借车牌需要转让车辆所有权,相当于把自己的车给别人,其中风险毋庸置疑。为打消记者疑虑,业务员出示一张《上海私人车牌出租合同》。这份合同共有10条款项,涵盖租金、租借期限和其他规定,包括“租借人必须做该轿车全额保险,其中第三者保额为100万元”“甲方只提供汽车牌照额度租借,非汽车所有人,车辆租借期间一切有关法律和经济问题均由租借人承担”等责任限定条款。“不用担心,合同明确出借人非车辆所有人,我们还有一份附件,约定过户后,车辆不能被质押。”业务员说。

只要签署合同、提供相关材料,其余手续均由中介代办。业务员介绍,没有上过牌的新车,要先到4S店去更改发票,把车主姓名改成车牌所有人或取得上牌额度的人,再到车管所上牌。“如果是上过牌照的二手车,操作方便多了,只要提供身份证就好,我们会找二手车经纪公司直接代办过户、上牌。”

车牌租赁发展至线上

市场比想象中还要热

根据相关公众号发布的信息,截至记者发稿,京沪两地提交出租和求租信息的用户为2675个和1408个。

除了实体中介外,线上车牌租赁平台同样活跃。

在微信搜索“车牌租赁”,很快就能找到“租车牌”“小犁租牌”等提供沪牌租赁的公众号平台。不同于线下租借平台提供包办代办服务,线上平台是收集租借双方的信息交流平台,由租借双方自行接洽。

“租车牌”号称“全国首家车牌信息资源共享平台”,功能板块分为“出租求租”“个人中心”“租牌攻略”。在功能介绍中,“租车牌”对车牌租赁的风险和注意事项作了提示,并声明用户的线下租赁行为与平台无关,平台目前也不收费。记者浏览发现,这一平台主要提供京沪两地的车牌租借服务。

随后,记者以求租者身份登记信息,包括意愿租赁价格、租期和手机号等。根据公告,每个月拍牌日的13时,公众号会发送求租者、出租者的汇总信息,用户可自行浏览配对,自行商议租赁价格,签订合同。

车牌租赁市场比人们想象的还要火热。记者提交求租信息后,不到半小时就有6个出租人匹配信息。分别电话咨询发现,6个出租人中,有4个是汽车租赁公司,有2个为11月刚拍到沪牌额度的个人。根据公众号发布的汇总信息,截至记者发稿前,京沪两地提交出租信息和求租信息的用户分别为2675个和1408个。

而“小犁租牌”则是上海某汽车贸易公司用于业务推广的公众号。让人意外的是,这家公司还推出“免费代拍沪牌”服务,竟有这等好事?咨询得知,由该公司免费代拍获得的沪牌额度,需要交由该公司使用一年。“一年期满后,可选择继续出租,或收回沪牌自用。”

“小犁租牌”也有一份格式合同,同样规定“车辆过户给甲方(沪牌额度出借人)期间,所有权始终归属乙方(沪牌租借人),甲方不得对车辆进行转卖、抵押、质押、典当、挂失,或实施其它任何可能有损于乙方车辆所有权的行为”。

“只要符合国六排放标准,车辆过户没有问题,也不用担心纠纷,我们的合同很完备。”小犁租牌的客服跟记者打包票,无需担心潜在风险。

“沪牌租赁”话题引发关注

亟需出台政策规范市场

近期,“沪牌租赁”市场引起人们广泛关注。

对于这一租赁行为,大部分网友持反对意见。一名网友提出,沪牌租赁存在很多风险,“对于车牌租借人来说,车辆任何变更手续都需要出借人配合,才能到车管所去完成。对车牌出借人来说,如果实际车主酒后驾驶,或者车辆行驶中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无力承担赔偿,出借人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有人认为,出借人的风险比租借人更大。“租借人的风险是车辆的归属问题,可通过打官司解决。但出借人却有更大风险,扣分、道路交通事故、重大交通事故死二人以上,租借人一旦赔不起,打官司也难解决。”也有人表示,把车辆过户给不认识的人,风险太大。

还有一些网友认为,沪牌租赁市场需求是真实存在的,呼吁有关部门尽快研究出台相应规范政策,既能保证双方权益,又能让闲置车牌物尽其用。“在法律法规尚不完善的情况下,歪点子就出来了。有关监管部门要深入调查研究,及时发现问题,完善法律法规。”

还有网友建议由政府建立一个正规的车牌租赁平台,并统一管理。“车辆不用过户给车牌出租方,租的号牌统一改色,跟实习字样同理,这样方便管理,同时保留原车号牌,方便识别原车车主身份信息。”

专家释法

“沪牌租赁”是伪命题租借双方均风险重重

“沪牌租赁其实是伪命题,最多就是个噱头,实际操作还是车辆先过户再上牌。”一位交通管理业人士说。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在现有政策下,通过车辆过户达到“借用”他人车牌的效果,虽没有直接触线,但仍有违法风险。前不久,北京警方将通过“假结婚”过户京牌指标的行为定性为“涉嫌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也给“沪牌租赁”这一涉及车辆过户、转让车牌额度、获取利益的行为敲响了警钟。

“关于车牌额度的使用,目前上海尚缺乏直接的法律及行政法规,主要散见于相关政府部门制定的政策性文件。”法律界人士表示,单从《合同法》角度来说,在租借双方的协议形式完整、内容真实,没有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前提下,“车牌租赁合同”具有一定法律效力。

尽管如此,由于合同具有相对性,租牌协议在法律上仅能约束签约双方,对协议之外的第三方则并无约束力,“简言之,‘租牌合同’的法律效力是‘对内有效,对外无效’”。

单凭一份“租牌合同”,就能放心地将车辆过户给他人、使用他人车牌吗?“要用别人的车牌,就要把车登记在别人名下,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常常衍生出违约纠纷。”

对车牌租借人来说,主要风险在于难以确认机动车辆的所有权。根据现行《物权法》第二十四条,“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这意味着,自己的车辆登记在车牌出借人名下后,一旦后者擅自将车辆以抵押担保或买卖形式进行处置,实际使用人将落入维权困难的局面。“发生这种情况后,纵然有签字生效的‘租牌合同’,车牌租借人也只能向出借人主张违约责任,而无法直接要求善意第三人进行财产返还。”由于车牌及车辆的登记人与使用人不一致,如果登记人在租牌期间不予配合,那么使用人若需办理车辆过户、年检、保险等手续,也存在诸多不便。

而对车牌出借方来说,“租牌”的风险主要集中在交通事故的责任承担方面。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以及《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当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机动车一方存在事故责任时,原则上由驾驶者承担。但当驾驶者存在无证驾驶、酒驾、毒驾等情形时,车辆的名义所有人(即出借方)也将可能因为存在过错而承担先行垫付赔偿费用的责任。更大的风险是,如果车牌租借人驾驶车辆从事犯罪行为,比如贩毒等,车辆的名义所有人可能还要面临连带责任。

不仅是租借双方,提供车牌租赁业务的中间商,在为租借双方搭建平台从中赢利的同时,也承担着相应的法律风险。法律界人士指出,中间商以盈利为目的的租借车牌行为,可能构成非法经营。“虽然目前没有特别清晰的认定标准,但如果被认定为经营,不仅牵扯到非法经营的问题,逃税的问题也在所难免。”法律界人士说,“租牌中介”若被认定为非法经营,轻则违法重则犯罪。如果租借双方在租借期产生纠纷,中介也可能被卷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