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话剧导演为什么选了700年前关汉卿的剧本?(内含演出福利)

2020-10-29 14:50:54 作者:戴震东 来源:周到

专访话剧《赵盼儿风月救风尘》导演卢逸凡(Ivan RUVIDITCH)

是什么样的导演选了这样一个700年前的剧本?导演竟然还是一个法国人?坦白讲,我对外国人改编中国传统作品是存疑虑的。这两种文化相去甚远,一方想要去解读另一方,都会是很冒风险的事情。这部戏到底改得如何?我们得听导演谈谈看。

周到赠票点这里

首先讲一下剧情的大概吧:汴梁歌姬宋引章,不顾与秀才安秀实的婚约,轻信富家子弟周舍并嫁给了他,婚后遭遇周舍毒打,书信求救姐妹赵盼儿。赵盼儿巧用计谋,从周舍手中骗得休书,成功解救了宋引章。

剧情里有几个要点:宋引章是个天真、乐观的女孩,同时也容易轻信他人;元代秀才的社会地位不高;赵盼儿有点侠气,“女流氓”,但也是个悲观主义者,理性而固执。

卢逸凡(Ivan RUVIDITCH)是本剧的导演,见到他时,先“声”夺人,他的中文不仅非常流利,词汇量很扎实,整个采访我们都是用中文完成的。

卢是上海新兴的话剧社团“元剧团”的创始人,也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副教授,法籍汉学家。

·周到:我注意到这个戏是一个双女主的结构,有点像我们熟悉的《七月与安生》那种,两个女孩挑大梁。女性是不是这个戏的一个主题?

·卢逸凡:元朝的情况,是比之前稍微开放一点。元朝歌妓的地位也比较高,很多文人会追求她们。她们的生活、思想开始有了一定的开放性。元杂剧大概有60个剧本留下来了,女性角色中有一半是传统女性角色,有一半则是有突破性的,松一点的。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传统的。

·周到:我看了介绍,这部戏看起来确实会比较有意思一些。

·卢逸凡:对,而且元杂剧说教的部分比较少,会更有趣一些,关汉卿的这个戏,坏人身上是有喜剧元素的。

·周到:这和西方戏剧有什么差异呢?

·卢逸凡:古希腊就建立起来话剧之初的样子,就是出现有两个人在舞台上,两个人观点不同,碰撞,给观众一个思考的机会。这个是古希腊的话剧。

·周到:但是中国戏剧没有这样的设置,更多是虚实关系,一个白脸,所谓的奸臣,但也会通过一些滑稽的细节、动作来消解这个人的“坏”,反而变得可爱起来。让我们继续来聊聊两个女主角吧。

·卢逸凡:一个宋引章,比较相信爱情,另一个赵盼儿,她不相信爱情,是有一点悲观的,比较理性的。但是关汉卿并没有把角色简单化,宋引章比较天真、乐观,赵盼儿成熟,但是赵的性格不一定好,有一点流氓,关汉卿没有把这两个角色绝对对立起来。不过观众可能会更贴近一些赵盼儿,因为她去救人嘛。但是一个歌妓去挑战官府,这可能不是很现实。

·周到:赵盼儿是不是那种有“侠气”的女生?

·卢逸凡:对,有侠气,有一点流氓味儿。所以演戏的时候,我们不能让赵盼儿总在说教,而是要有有点“女流氓”的味道。

·周到:你在上海看到过一些会抽烟的阿姨嘛?我猜是那样的。

·卢逸凡:哈哈哈。

·周到:回到你剧本里的两个人物,我在想,其实宋引章和赵盼儿,挺符合中国文化里的阴阳关系,一虚一实。

·卢逸凡:中国人心目中佩服的人,李白和杜甫。杜甫就是很规矩的,李白就是有侠气,他是打破规矩的人。

·周到:刚才说到一些《救风尘》的剧情,据我所知,这也和元代特殊的历史环境有关系吧?元代初期是废科举的,读书人的地位一落千丈。

·卢逸凡:对,文人的地位拉的特别低,和歌妓相差不大,比如剧本中有一个秀才,就很低,这个是元代特殊的背景。遇到不公平的时候,就会突出这种侠气。元代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这样的故事就出来了。

·周到:你觉得关汉卿会不会有一点借女性的角色来表达对元代朝廷的不满呢?

·卢逸凡:可能也有一点的,这个也是中国文化里一直有的,“香草美人”(借美人比喻君臣)。

·周到:今天来的时候,我还在想:一个法国人为什么要去改编中国人七百年前的戏剧?法国人能搞得明白么?

·卢逸凡:我们都在面对一个变化很大的时代,我们在一个科技,消费的社会里,这个和过去的变化很大。西方也经历了这一些,但是变化的速度没有中国这几十年这么快,中国的变化是非常剧烈的。人到时候,就要停下来,看一看,想一想,接下来要怎么办?

·周到:最后我想和其他读者一样,大家都会比较好奇你这个人,能谈谈你自己嘛?

·卢逸凡:我是读中学的时候,15、6岁的时候,对中国文化开始产生兴趣。我最早开始读法文版的水浒传。法国版的水浒传,里面的名字都是拼音,108个差不多的名字,但是我读下来反而特别享受,那个法文版本翻译得特别好。我大学就直接读了中文系,我是很入迷的,我就想一定要做汉学研究。研究生的时候,到了中国留学,我先去了四川成都,待了一年,后来又想去中国更偏僻的地方,我就去了芜湖,在那里待了两年,交了很多朋友。后来回到法国,又来到了上海。

想看剧吗?戳这里↓

周到赠票报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