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小镇产出全国七成演出服装,这个靠缝纫发家的地方,了不起!​

2020-10-17 20:02:53 作者:钟书毓 张俊学 汪鹏翀 来源:纵相新闻 选稿:程靖

编者按: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之年。今年6月,东方网推出系列报道《了不起的小镇》第一季,在长三角地区,我们通过图文、视频、直播带货等形式,全面呈现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腾飞过程中,小城镇对大中国的贡献。

即日起,《了不起的小镇》第二季正式上线。报道聚焦我国北方的特色小镇,关注他们的前世今生与未来发展。同时,我们也将用视频和文字的形式,记录小镇产业发展过程中所涌现的匠人精神和有趣故事。

今日是《了不起的小镇》第二季的第四站——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大集镇。

下周,我们还将把第二季小镇的产品搬进直播间,以带货的方式为您全方位呈现小镇经济的特色产品,敬请期待。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钟书毓 张俊学 汪鹏翀

很多人应该都想不到,淘宝平台上表演服饰产品70%的网络销售额,竟然都来自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十年前只是个边缘贫困小镇,在短短几年的发展中,一跃成为了能进行“一站式生产”的产业小镇。

这就是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大集镇。通往镇上的路边,各种服装厂、面料辅料商店应接不暇,每隔不远便可以看到房屋的外墙上画着淘宝致富的墙面刷画。它十年成长的奥秘,得从一个村庄说起。


2009是个不一般的年

在变成一个大街小巷都生产演出服饰的小镇之前,以农业为主的大集镇,在菏泽市属于比较落后的地区。

“原本我们是个很贫穷、很落后的村庄,都靠年轻人外出打工。”大集镇丁楼村党支部书记任庆生回忆道,在试水踏入淘宝世界之前,他一直是丁楼村的电工,一个月百八十块钱撑起了整个家。

2009年对任庆生而言不一般。这一年,她的妻子下岗了,之后就在村里生产影楼服装的小作坊里做缝纫。也是在这之后,他的妻子从朋友那儿听说网上可以销售东西,因此动了“把丁楼村妇女们做的影楼服饰放网上看看能不能卖”的心思。

尽管任庆生当时有点反对,但自己的妻子是个“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办成”的人,思想也比较开放、独立,所以他硬着头皮向亲戚借钱,凑够了1400元,从曹县县城小店里买回来一台组装电脑。

在朋友的指导下,他们成功上传了第一件商品,但夫妻二人当时只是把图片上传,之后的内容就没再管。所以那之后的5个月,没有一单生意。

第一单生意在2010年3月敲上门来。看到第一位买家的留言时,他感到非常“头大”,当时的自己还不怎么会打字,网上的沟通交流都没有尝试过。虽然心里紧张,但一切都顺顺利利,新的尝试、新的渠道,给任庆生带来了发家致富新的希望。

这一年是任庆生的创业元年,也是丁楼村的服装销售元年。看到任庆生开了网店,村民们纷纷效仿。丁楼村妇女们制作的影楼服装,就此走出农村。

到2010年春节,任庆生用身份证办了第二家淘宝网店。那年,两家网店让他赚了7000多元的利润,而村里开网店的人家也有了一二十户。


机缘巧合的转型

做演出服装也是机缘巧合,在福建一家幼儿园向他们订做三十件幼儿表演服装后,任庆生意识到这个市场将带来很大的商机。元旦、五一、六一,节日联欢表演会的需求可比影楼单一有限的服装多得多。

他立马转变思路,在网上搜集图片后,他号召村民开始生产。不出意外,丰厚的回报立马就来,任庆生带头扩大生产、搭建厂房。

“网上的市场太大了,大家生活水平越来越好,文娱活动越来越多,演出服市场也越来越大,别说我们村,就整个镇来做也满足不了。”

但光靠“抄袭”网上的图做衣服,是没有办法持续下去的。没有自己的品牌,容易被投诉,想要扩张是不可能的。2011年之后,丁楼村乃至大集镇上的店家们,都开始转变经营思路。先从自己设计、打板开始,一步步摸索。

自2013年以来,专业打板、设计、美工、模特,在大集镇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这也就是说,只要有人出了一个服饰想法,他就能有一个专业团队帮他实现。

基于每年固定几个演出季,大集镇在元旦、春季以及学生毕业季,总是最为忙碌的。随着生活条件的提高,在国家“全民健康”的号召下,广场舞、秧歌服,这些不分季节的服饰销量也极其可观。

演出服装这一块“大蛋糕”,让整个大集镇的农民百姓们,都分得一杯羹。依靠着文化电商产业,丁楼村的脱贫致富效果也走在了全镇前列。


全村脱贫,依托服装与电商

演出服装哪里卖?其销售渠道靠的就是日益发展的电商。

农村电子商务经济的发展,让大集镇实现了“淘宝全覆盖”,孕育出了全国最大的儿童表演服装产业集群。

在政府部门兴修道路、引进物流、开展开办电商培训、组织经验交流、请相关专家来指导等一系列政策的辅助下,村民们也在发展中逐渐探索出门道,生意也越来越专业。

“过去几年我们村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在政府政策的扶持下,整个大集镇的电子商务呈现爆发式增长。2013年,任庆生自家的公司网上销售额已经达到400余万元,2014年,这一数字达到700余万元,而利润率基本维持在20%。


试水汉服是“蹭热度”,疫情下如何“自保”?

2020年无疑是一道坎。新冠疫情的防控,要求人们不得群聚。自然,广场舞、大型演出等人员聚集的活动就因故取消。

而这对演出服装行业而言,势必造成很大冲击。

任庆生对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今年受疫情的影响,演出服装不像之前几年那样畅销。尽管当地凭借汉服、民族服饰等产品依旧能坚挺,但数据确实大不如前。

“衣服都堆在仓库里,这也没有办法。”不过,在几年的发展基础上,任庆生表示,不少老乡也开始经营一些农副产品,凭着多年的信誉和经验来“自保”维持一下。

对此,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主任兰涛也表示,为了当地产业以及电商户的发展,曹县政府也做了深度调研。在演出服装产业处于停滞期时,鼓励电商户们发展其他类别的服装,像是基础汉服与工装等。

而近几年,在汉服市场大热后,有着服饰产业基础的大集镇也开始试水汉服,用任庆生的话来说,就是“蹭热度”,凭着多年演出服装的经验,经营汉服也差不多是同一个思路。

同演出服装相似,当地所制作的汉服,多数走大众、平价的路线。涉足汉服的店家也从最开始向设计师买稿,转变为自己设计加工。

不出所料,当红的汉服行业造成全国电商销售的“井喷”,给当地带来的也是巨大的利润。据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表示,当地经电商渠道卖出的汉服产品已经占据到全国汉服线上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附加品也应运而生,就在今年夏天,一部与汉服相关的网络剧在曹县正式开机拍摄。该剧出品人表示,曹县这个地方汉服产业链齐全、规模较大,若在汉服产业源头入手,还可以在网络剧中展现最新的汉服潮流,同时节省大量物力,自己的短视频带货营销模式还可与曹县众多汉服企业强强联合。


电商发展3.0

曹县大集镇,正是中国首批“淘宝镇”,所有行政村全部被评为“淘宝村”,也是山东省惟一一个“淘宝村”全覆盖的乡镇。

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主任兰涛对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阿里巴巴2017年就将曹县定为中国最大的演出服产业集群。

而基于大集镇这一以演出服饰为特色产业的“淘宝镇”,带起整个曹县经历了电商发展的三个阶段。最基础的1.0模式就是当地农民使用自家庭院或建筑生产加工,再利用电商平台进行销售,自产自销成为一个“电商户”的单元,由此发展到整个村、镇家家户户都成为“电商户”。

而在政府的介入下,农民的单一经营模式在经过整合土地及各方面资源后,升级成为2.0模式。兰涛表示,在这一阶段,当地建设了首个集群产业园——大集镇电子商务产业园。

在这一占地120亩的一期项目上,采用了“前店后厂”的模式,24家加工企业,58家分销实体店,以及20家快递物流公司在此聚集。布匹批发、设计研发、电脑制版、刺绣印花、服装加工、网络销售、物流快递等各个环节,均可在产业园内一站式完成。

而电商发展的3.0模式“e裳小镇”正马不停蹄地进行中,立志打造一个“宜餐、宜演、宜居、宜游”的地方。

“产业的发展增加了农户收入,电商带动了整村脱贫,这个效益非常大。”兰涛表示,在当地发展服装产业带动经济效益的同时,社会效应也很好。“在外打工的人很多也回来创业,农户家庭和睦;在社会治理方面也有了成效,违法犯罪行为也明显减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