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无反顾回乡二次创业,“三分天下”的曹县汉服人是这样打磨出来的

2020-10-17 20:08:56 作者:钟书毓 张俊学 汪鹏翀 来源:纵相新闻 选稿:程靖

编者按: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之年。今年6月,东方网推出系列报道《了不起的小镇》第一季,在长三角地区,我们通过图文、视频、直播带货等形式,全面呈现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腾飞过程中,小城镇对大中国的贡献。

即日起,《了不起的小镇》第二季正式上线。报道聚焦我国北方的特色小镇,关注他们的前世今生与未来发展。同时,我们也将用视频和文字的形式,记录小镇产业发展过程中所涌现的匠人精神和有趣故事。

今日是《了不起的小镇》第二季的第四站——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大集镇。

下周,我们还将把第二季小镇的产品搬进直播间,以带货的方式为您全方位呈现小镇经济的特色产品,敬请期待。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钟书毓 张俊学 汪鹏翀

近几年,汉服以迅猛的速度“破圈”,曾经小众到被视为“异类”的服饰,现在还登上了时装周拥有自己的专场。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身着汉服,衣袂翩翩、自信满满地走在各种场合。

汉服之美,体现在面料、印花、设计上,不同工艺的汉服价格跨度很大。而对于初入圈子的萌新而言,似乎平价汉服更加贴合需求,因此这些平价汉服在各大销售平台上都有不俗的销量。

位于山东省菏泽市的曹县,就是一个“三分天下汉服”的服装制造基地,这里卖出的汉服产品已经占据全国汉服线上销售额的三分之一,培育出了多个经营着百万、千万生意的汉服商人。


“汉服“小白”外地回乡创业”

曹县的服装产业最初是从演出服装起家,在这里,一件服装的生产出货可以“一条龙”完成,从布料选材到设计打板,再到剪裁缝纫,每一个流程都十分成熟。

因此,在汉服的风口打开后,有着服装制作基础的曹县开始试水汉服。凭借成熟的制作流程,曹县的生产商家们很快打开了汉服市场,而汉服带来的红利,也吸引着更多人来分一杯羹。

原先在外从事演出服装行业的尹啟行,就是受到了家乡的“召唤”。看着家乡汉服产业有很大发展空间,他决定回乡二次创业。

刚接触汉服,尹啟行先从绣花干起,帮别人代加工。在这一阶段开始摸索学习制作汉服的技巧,等待时机成熟时再打造自己的品牌。

“最开始什么都不懂。”尹啟行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坦言,看着大家都在做就会“跟风”,不管什么款式、版权问题。到后面自己开始摸出门路,要求也越来越多,逐渐开始接触设计、发展起了品牌概念。

相对于演出服装的制作流程,尹啟行深刻体会到,汉服“太复杂了”。简单款的汉服适合初入圈的“萌新”,或是一些学生党,但随着汉服市场逐渐成形,顾客的要求也逐渐精细化。

没有经验、没有思路,尹啟行就去学习。他去成都、广州等城市参加线下汉服展会,实地去看别人的设计、稿子和版型。在汉服这一小众的圈子里,粉丝意见对尹啟行而言也十分重要。在准备上新一款汉服前,他会选择在社交平台推广一下,征求粉丝意见,再进行预售、制作。

“汉服和别的衣服不一样,每一件都有它的名字,都有一个故事。”在自家店里上架的几款衣服里,有不少衣服在制作时把尹啟行给难坏了。抛开图案设计的灵感来源不讲,绣花工艺的突破可让他下足了功夫。

他手中一款名叫“银杏”的汉服,当时就费了尹啟行许多心思。这款汉服的设计,在袖口有许多银杏绣花装饰。设计、打板,一切都很顺利,但在将图案绣到上面时,问题来了。

“绣花需要将布料绷紧,但有些面料自带弹性,绣完后整件衣服都会皱起来。”当时这款汉服在店里预售时销量特别好,但尹啟行发现,卖得越多,越做不出来货。

做坏一批衣服后,尹啟行开始反思,布料下完单也无法在进行改良,周围也没人能提供帮助。只有自己不断去尝试,才能知道哪里不对,在试错的过程中突破。“所有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凭借着绣花工技术的改进,以及选料上更为精细的考量,最终他们还是把这批衣服完美赶制出来了。


“爆款?那就是‘机缘巧合’”

在曹县,大多数的汉服厂家与演出服装厂家类似,走的都是平价、中低端路线。非常亲民的价格,让这些汉服成为了曹县汉服市场的主打产品。

尹啟行看到,许多非定制汉服的销量,都是由学生、初入圈的人带起的,百来块钱的一件衣服,对他们而言,负担不大但又能收到心仪的衣服。

“汉服和其他服饰不同,最初它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但汉服讲究规制、审美及设计,与演出服装的受众不同,汉服的消费群体集中在年轻人,这部分消费者也更为挑剔。

“每一款衣服它是个概率。发展到现在,我经历了‘一款卖三年’到‘一款卖三个月’的转变。”尹啟行觉得,现在他制作的汉服,款式基本都跟着形势走。今年,随着历史古装剧《清平乐》的走红,汉服市场又迎来了一轮热潮,大多数人都被种草了这种含蓄、优雅的宋制汉服。

许多观众评价这部剧是“大型种草现场”,尹啟行也深有体会,“几款宋制汉服卖得都特别好。”相较于其他形制汉服的华丽繁复,宋制汉服更为儒雅简约,穿着体验上并不复杂,所以许多新入汉服坑的“萌新”也都能轻松驾驭。

不过,并不是每一件汉服都能成功复刻爆款模式,经营方式与推广概率让尹啟行吃了点“苦头”。他本人拥有多家淘宝店铺,在自己刚出几件设计款时,并不了解整个圈子的售卖模式,心想着,“既然都是我们自己的原创,那在我们自己店里都能上。”于是,他把手头几家店铺都上新了一遍。

但随之招来的是“山寨”的骂名。同一件衣服在多个店铺都能买到,买家就会认为你并非“原创”,但并不清楚是哪家山寨哪家,于是就全部不买账。

爆款?那可能是“机缘巧合”,或许是平台机制的投放,也可能是社会热点的驱使。但尹啟行从2019年6月开始做汉服,10月他的淘宝店就冲到了行业前十,光靠“时机”可能并不够,更多是凭借着自己的用心与热忱。

而尹啟行的汉服路也是当地许多厂商的缩影,“卧虎藏龙”的曹县有着许多“汉服大亨”。


“传统文化的现代化之路”

汉服的出现更像是一个“复活”的显性文化符号,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媒介。

这些年来,汉服的受众迅速扩大,连续四年都保持着70%以上的高增长,其中超过八成都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

消费者对汉服的青睐,不仅仅是因为喜欢,也有部分人被传统文化所吸引,借由汉服体会文化民俗。

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催生出了一些“考据党”。在这部分汉服爱好者眼里,汉服形制是否正确是非常重要的一项考察点,若这套衣服“不合形制”,那它就不能称为汉服。

在尹啟行看来,汉服不仅仅是一件衣服,它可以让更多人对传统文化有更好的认知和认同。但除了考据古风,现代汉服的改良也是极有必要的。“相信汉服会做到改良,发展成常服的形式。”

同时,尹啟行也准备继续做一些复原款汉服,根据一些出土文物,找画手来还原,再通过设计师进行打板、制作。通过当下的“汉服热”,将中国文化融入进年轻人的生活中。

随着国风国潮成为了消费新活力,汉服的“复兴”并不是单一的“复古”,越来越多的时尚元素融入到汉服的设计中。一些有服装设计师对此表示,现代汉服的发展,将是一个不断进化、改良的过程。“不能站在古人立场思考古代的衣服应该怎么做,要试想一个古代设计师会在当下社会要如何考虑衣服的设计。”

尹啟行的汉服路代表了曹县的汉服路,在保留传统汉服服饰的共性基础上,融入部分现代元素,在民间生活场景中赋予新的文化含义,也是将汉服复兴的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