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为你带路,您还会爱我吗?两条退役导盲犬无人领养已4年,沪征集爱心人士领养

2020-08-13 16:15:17 作者:谢克伟 来源:周到 选稿:潘丽娟

“如果我老了,不能再为你带路,您还会爱我吗?”一段平常的表白这两天在网上疯传。这段无助表白并非出自被爱者本身,而是出自帮助出行6至8年的盲人,他们得到了导盲犬多年关爱之后,希望寻找更多的好心人陪伴垂垂老矣的导盲犬,帮助它们走完最后的那段路。

来自上海导盲犬学校的消息,上海首批于2008年正式上岗的10多条导盲犬,目前已经全部退役,退役导盲犬部分被原来使用的盲人领养,部分已经死亡,但有两条由于原先使用者无力领养在导盲犬学校已呆了整整四年。

首批上岗“纺如”被视障夫妇领养

“纺如”是2008年第一批上岗的导盲犬之一,其使用者是一对视障夫妇胡麟和徐淳,由于没有孩子,自从“纺如”到了胡家之后,夫妻俩将它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日久生情,“纺如”与夫妇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有朋友来家里做客,‘纺如’一看妈妈对这人十分友好,便摇晃着尾巴、兴奋地凑上去东闻西闻,并用鼻子拱这个人的手。”胡麟告诉记者,导盲犬与宠物犬最大的不同,是只要穿上工作服,架上导盲鞍,知道自己有工作、有任务,会瞬间变得相当稳定。

“它带我出去这么多年,从来都是本本分分完成工作。”胡麟回忆,上海世博会那年,他带着“纺如”参观德国馆动力球。排队的地方狭小,但排队的人却很多,不少人一不小心会踩到“纺如”,但它至始至终安静地趴在那里,观察胡麟的需求和周边环境安全,即使被踩也不出声或生气攻击踩它的人。

10多年过去,“纺如”与胡麟夫妇形影不离、如胶似漆,2018年退役后,夫妇俩毫不犹豫地领养了它,“我们俩真的把‘纺如’当成了亲生女儿,我们彼此间谁也分不开谁。”

两条退役犬无人领养已4年

并不是所有退役导盲犬都像“纺如”那样幸运,“纺如”的双胞胎姐妹“纺云”于2008年通过训练,被正式提供给一位视障人士服务,但使用8年之后,“纺云”迅速变老,上楼梯时身体不灵活,即使走平地也会气喘吁吁,于是,该视障人将情况反映给了训导员。

“一般导盲犬1岁半至2岁为盲人提供导盲服务,至8至10岁由于年老停止服务,工作时间一般6至8年,这是国际导盲犬联盟IGDF作出的明确规定。”据上海导盲犬学校朱老师介绍,但“纺云”工作8年已力不从心,就像有的人七老八十仍然精力旺盛,有的人刚到50岁就体弱病重走不动路一样。

与“纺如”不同的是,使用“纺云”的视障人无力继续照护导盲犬,因此,被送回到了导盲学校。朱老师说,目前首批退役的导盲犬中有两条,除了“纺云”,另外1条“塔章”也被送回导盲学校。“塔章”与“纺云”同年同月出生(2006年11月),今年14岁了,他们亟待爱心家庭领养,而现在2条导盲犬已经在学校整整呆了4年,无人领养。

没时间照顾、宣传力度不够是暂无人领养原因

上海自2006年开始训练导盲犬,至今训练服役的导盲犬有48条,其中有五六条因为年老、疾病死亡,目前仍然在服役期的导盲犬有37条。因为使用导盲犬的视障人士在增加,训练后上岗的导盲犬也在增加,近两年每年都有导盲犬退役。

“国际上,退役的导盲犬大多数为爱心家庭领养。”朱老师解释,但领养是有条件的。

这些条件包括:在上海有房产或定居上海,不会在领养期间搬家;有一定的养狗经验,最好曾经照顾过年迈狗狗;没有狗毛过敏史;家里最好没有养太多狗,否则会影响导盲犬休息;家人不反对,支持养狗。

朱老师强调,所有要求领养的家庭必须经过他们评估,评估结果达到要求,才能领养。而在评估过程中他们发现,很多家庭没有时间陪伴退役犬,尤其是中午没法领犬出去大小便,部分家庭由于工作忙,一天挤不出2小时左右陪伴导盲犬。

“导盲犬经过训练,以及长期的生活习惯,要求每天在上午、中午和晚上各一次在外面指定地点大小便,但很多要求领养家庭中午家里没人,所以无法做到这一点,因此无法通过评估。”朱老师还说,以往宣传不够,领养导盲犬的知晓率较低,也是暂没人领养的原因。

据透露,愿意领养“纺云”、“塔章”等以后退役的导盲犬,退役导盲犬的医疗费超过500元的部分,将由相关部门为退役导盲犬购买的医疗保险报销80%;爱心机构免费为退役导盲犬领养家庭提供佩智能全屋净味器、小佩智能称重碗、小佩宠物深睡床垫等狗狗日用品。与此同时,还将免费为退役导盲犬的领养家庭提供部分食物链等。

朱老师的联系电话为:18121044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