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今日闭幕,“感谢电影重新回来了”

2020-08-02 15:25:44 作者:简工博 钟菡 来源:上观新闻 选稿:付杨

“感谢电影重新回来了。”7月25日,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当晚,演员大鹏以影迷身份鞠躬。次日,他又以导演身份,带着新拍摄的金爵奖官方入选影片《吉祥如意》亮相。

作为全球疫情持续扩散蔓延和我国疫情防控常态化以来举办的首个国际A类电影节,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今日将落下帷幕。本届电影节收到来自全球108个国家和地区的报名影片3693部,322部展映电影吸引了147502人次的观众,其中不少影片都是首映。在微博上,从7月17日宣布举办至8月1日,关键词“上海电影节”和“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微博话题增量超3亿;电影节视频的微博播放量超千万次。

“没有良好的疫情防控机制,不能想象我们今天能聚在一起。”导演贾樟柯说,一个影展得以举办,离不开许许多多工作人员的努力,“这是我国疫情防控的成果,也是中国电影人的韧劲和行业精神所在。”

关键词:改变

不设红毯不评奖的电影节

“5月前后,日本几乎没有新增感染患者,但随着经济活动再次扩大,现在又逐渐有人数增加。”7月28日下午,日本导演河濑直美坐在家里,通过视频直播,亮相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大师班。

全球疫情持续扩散蔓延,我国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率先举办国际A类电影节,要魄力,也要细致入微的工作。

没有开闭幕式,不设红毯,不评奖项,所有影片公映场次上座率降到30%——一系列改变只为确保安全。但影迷热情不减,就连争取来的80多个加场也同样“秒抢”。

“一点也不担心安全问题。”市民秦雨走进上海影城,先用免洗消毒液洗手,再测温,然后核实票面与身份信息,影院还提供纸巾、口罩和眼镜擦拭纸。步入影院,座位两侧四个座位全部用“暂不使用”的封条封起,屏幕上显示着“观影期间请您务必全程佩戴口罩”的提醒。即使是露天放映点,防控措施也力度不减。此次上影节的露天放映场次达50部147场,吸引13570人次观影。

变化的不止观影方式。7月28日的短视频单元评审圆桌论坛之后,评审之一的演员李梦走进群访间,台下少了昔日的“长枪短炮”——组委会安排了5G科技的“云采访”,服务不能前来现场的外地记者。

这次电影节上,抗疫题材短片《李婷的结婚纪念日》入选短视频单元。这竟是一部“自拍”作品——拍摄者海棠的妻子李婷,是武汉市某三甲医院急诊科护士,奋战在抗击疫情最前线,海棠用镜头记录下今年特殊的结婚纪念日。

上影节短视频单元特别活动还颁出“艺起前行”荣誉创作者证书,得奖者有医生、舞蹈演员、文化馆工作人员——面对疫情,上海市委宣传部今年2月初在全市发起主题短视频征集活动,鼓励大家用镜头记录身边事、感人事、有意义事。仅在抖音平台,活动就集聚短视频2.4万余条,累计播放近13亿次。

“我们经历了100多天没有电影的日子,重新理解这个媒介、重新理解如何展示这个媒介。”贾樟柯说,观众对电影会有新要求,需要新作品、新电影语言、新方法和新叙事。

不少影迷发现,以创新手法聚焦人类命运重大主题的创作理念,正在上海电影节悄然绽放。

关键词:信心

为行业元气恢复贡献力量

“虽然今年‘金爵’不评奖,但入围依然激动。主创人员得知消息,都赶来上海参加电影节。”影片《风平浪静》制片人顿河说,相信电影节能为行业元气恢复贡献力量,相信行业会跟市场一起复苏。

“信心”不是喊出来的。7月31日上午,国际影视云市场正式启动。通过“云”上平台,维亚康姆哥伦比亚全球发行集团北亚地区执行副总裁乔纳森·格林伯格推介着《寂静之地2》《壮志凌云:独行侠》等新片。

“云市场”通过在线方式为参展企业提供数字化展示和交流、洽谈平台。逾700家参展商中,海外展商比例首次突破50%,华纳兄弟、索尼、派拉蒙、环球影业等好莱坞大厂首次报名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充分展示了上海韧性与上海精神,经此一‘疫’,信心不变。”泰王国驻上海总领事飒丝黎·丹绲拉透露,今年泰国参加电影节的私人公司更多了。

上海则以更高的电影工业化水准,迎接海外企业的橄榄枝。7月29日,浦东国际影视产业园共享空间正式揭开帷幕。

据介绍,这个空间具备全套电影制作工业化流程,电影制作各个部分都可在此流水线分段完成。8月1日,上海市影视摄制服务机构与长三角首批17家影视拍摄基地共同宣布成立“长三角影视拍摄基地合作联盟”,助力影视工业产业升级。不少网友期待,未来能在这里诞生“东方好莱坞模式”。

不少影视行业人士表示,疫情给国际影视文化交流带来极大障碍,却挡不住影视文明对话互鉴的脚步。

7月27日晚,陆家嘴中心L+MALL下沉式广场,不少顾客与露天放映的电影《白云之下》邂逅——这部电影也是本届上影节“一带一路”电影周的揭幕之作。“等于跟着电影去世界各国旅游了一趟。”演员涂们说,“各国电影交相辉映,这是‘一带一路’电影周的意义。”

诞生于2018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一带一路”电影节联盟,从成立时的29个国家、31个机构,如今扩大至44个国家、50个机构。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表示,文化多样性是联盟电影的最大特色,给了上海影迷接触这些国家和地区电影的机会,也给这些电影提供了重要的展示平台;依托“一带一路”电影巡展机制,中国影片也能沿着“一带一路”走向国际纵深。

有网友留言:“上海国际电影节‘朋友圈’越来越大,体现了上海、中国更开放的姿态。”

关键词:可持续

“电影”和“人”的回归

7月28日晚,历经试映会、公开陈述、洽谈会,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项目创投”发布了荣誉名单。

像是一次轮回——此次项目创投单元评委会主席、导演刁亦男,10年前正是通过这一单元,完成了在柏林电影节获奖的《白日焰火》。与他同一年参加的导演李霄峰,今年带来了金爵奖官方入选影片《风平浪静》。

“每年入围创投的片子,评完奖后,开机率很高。”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副主任王晔说。本届创投项目共收到来自9个国家的450个申报项目,最终29个项目入围,其中半数以上为中小成本项目,七成为导演处女作。

“一个新人导演的作品,能在这里找到投资、有个结果,更重要的是年轻人有了交流的平台。”刁亦男表示,在发掘新人的同时,创投也令从业者对未来电影市场有所预判。

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入选影片《荞麦疯长》,2017年进入项目创投单元拿下“最佳创意项目”,并于今年亮相公映。导演徐展雄坦言:“制作班底对一个新导演是幸运和奢侈的。”

短视频、金爵短片、创投训练营、项目创投、亚洲新人奖、金爵奖,6级阶梯逐级向上。《风平浪静》《荞麦疯长》等影片的历程,见证了上海国际电影节逐渐成型的体系化新人培育路径。翻开各大影展的片单,不少华语片的起点,正是上海国际电影节。

源源不断地培育新人新作,让上海国际电影节对影迷散发着持久的吸引力。购票人群中71.3%来自上海,近三成跨地区观影,20—29岁的“90后”占56.8%,成为观影“绝对主力”。家住浦东的市民罗绮抢到两场电影票,她不用特意赶到上海影城,在家附近的上影百联影城就能观看:“在上海欣赏电影非常方便,疫情从未中断上海的文化服务。”

截至7月27日,上海已有215家影院复业。随着上海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上海电影市场稳步复苏刚刚开始:8月3日至10月31日,“上海观影惠民季”通过淘票票和猫眼电影两大票务平台合作,直接对市民购票进行补贴。

作为一届非同寻常的国际A类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为全球电影行业和观众呈现了举办电影节的“上海方案”。

“上海国际电影节很年轻,但有着优越的地理位置,而且成长很快。”法国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说,“亚洲需要一个有影响力的国际电影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