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贝隆夫人》导演艾伦·帕克病逝,从广告文案成为好莱坞名导

2020-08-01 18:18:00 作者:陈晨 来源:纵相新闻 选稿:钟书毓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陈晨

当地时间7月31日,英国著名导演艾伦·帕克于伦敦病逝,享年76岁。

艾伦·帕克曾凭借1978年影片《午夜快车》和1988年的《烈血大风暴》两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迷墙》等音乐电影也为他在电影史上留下特别的注脚。而对于国内观众来说,麦当娜主演的《贝隆夫人》是他最知名的作品之一。

(图说:艾伦·帕克病逝,享年76岁。) 

帕克曾获得19项英国电影学院奖提名,并出任英国电影委员会、英国电影协会的主席。为表彰他对英国电影工业的贡献,1995年,帕克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任命为大英帝国司令勋章,2002年被授予骑士称号。 

从一名来自工人街区的广告文案,到征服好莱坞的电影导演,帕克的一生无所畏惧。英国影评人杰夫·安德鲁形容帕克是一个"天生会讲故事的人",他利用戏剧性的布光、生动的人物形象,以及对弱者的持久同情,来传递他的理念。他是一个天生的自由主义者,对不公正有着敏锐的感觉。

最会拍音乐电影的导演


艾伦·帕克并不是一位高产的导演。在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他只执导了14部故事片,却几乎涵盖各种电影类型。《贝隆夫人》是传记片,《大卫·戈尔的一生》是悬疑犯罪,《射月》是婚姻喜剧,《鸟人》关注战争……他说自己喜欢每次都做不同的事,以此来保持创作上的新鲜感。

帕克尤其擅长以音乐为主题的电影。他曾表示:"如果你能把音乐和图像一起使用,那就会非常强大"。

1982年的作品《迷墙》,用迷幻的影像把摇滚乐队平克·弗洛依德的同名音乐专辑搬上银幕。影片也被公认为最伟大的摇滚电影之一。全片没有对白,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用音乐和画面讲述了主人公平克走出精神之墙的故事。《迷墙》讨论的话题涉及方方面面,战争、家庭、学校教育、两性关系……经历二战和越战的创伤之后,年轻人只能给自己建造一堵墙以求解脱,平克的经历正是一代人的生活写照。

但在帕克来看,《迷墙》是他创作生涯中最悲惨的经历之一。尽管影片最终名利双收,他却与写剧本的弗洛伊德主唱及贝斯手罗杰·沃特斯,和负责制作动画的插画家杰拉尔德·斯卡夫冲突不断。

(图说:《贝隆夫人》中麦当娜贡献了精彩表演。)

1996年的《贝隆夫人》是帕克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影片讲述了前阿根廷第一夫人艾薇塔·贝隆从一个受尽社会歧视的私生女,成为影响阿根廷的政治明星的传奇一生。导演大胆敲定流行天后麦当娜出演贝隆夫人,一度遭到阿根廷民众的抵抗。帕克表示,麦当娜并不是最容易合作的人,但他找到了让她发挥出最佳状态的方法。

电影最终斩获三项金球奖,及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麦当娜演唱的影片主题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成为全球最著名的电影歌曲之一。

来自工人街区的小孩

帕克1944年出生于伦敦北部伊斯灵顿的一个工人社区。帕克的母亲是一名裁缝,父亲是送报员,后来成为一名家庭画家。帕克很小的时候就对摄影产生了兴趣。从学校毕业后,他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一份谋生的差事,随后他又成为了一名广告文案。

(图说:60年代从事广告文案工作的帕克。)

"从英国人的角度来看,广告行业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并不像其他工作那样有一种阶级的区分。如果你有半点聪明,他们就会给你机会。我非常幸运,他们给了我这个机会。" 帕克回忆说。

"我的野心并不是要成为一名电影导演,我只想成为公司的创意总监......直到突然间,电视广告变得如此重要,公司也发生了转变。我当时正处于做广告最好的时候,我很幸运能成为那个世界的一部分。" 

在从事广告行业期间,帕克在合作的一家伦敦经纪公司里第一次见到了制片人大卫·普特南和艾伦·马歇尔,两人后来为他制作了许多电影。

(图说:帕克(右)与大卫·普特南成为一生挚友。) 

大卫·普特南后来成为影响英国流行文化的重要影片《烈火战车》的制片人,他跟帕克合作了《午夜快车》《龙蛇小霸王》等经典作品,两人是一生的挚友。在他的鼓励下,帕克以Bee Gees的歌曲为中心写了一个名为《旋律》的剧本,灵感来自于他的学校时代。此时距离他最著名的音乐电影上映还有十年时间。

20世纪70年代初,他成立了Alan Parker电影公司,为其他公司制作广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多地参与到娱乐行业。

 "我是第一个从广告界转型到故事片领域的人,我对批评格外敏感,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并不'合法'——一群庸俗的推销员在推销一种产品,资质薄弱,"他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说道,"所以我完全停止了拍广告,以便作为一个电影人被认真对待。" 

征服好莱坞的英国

与英国同行不同,进入电影行业后,帕克讯速被美国电影吸引了。让他获得6项奥斯卡提名的《午夜快车》(1979年)由奥利弗·斯通编剧,讲述了一个美国大学生因走私毒品的罪名被投入土耳其监狱的故事;《名扬四海》(1980年)则聚焦于纽约表演学校。

这让帕克在祖国遭遇到不少批评,人们质问他为何不能拍一部关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故事,他回答:“(影片里的)社会和种族融合,你不可能在世界任何地方找到,特别是英国。”

(图说:《午夜快车》让帕克获得6项奥斯卡提名。)

在英国评论界来看,帕克在好莱坞的闯荡经历,某种程度上打破了美国和英国电影业之间的壁垒,为他的英国同胞比如阿德里安·莱恩(《一树梨花压海棠》《爱你九周半》)、雷德利和托尼·斯科特兄弟(《银翼杀手》《异形》)铺平了在美国发展的道路。

帕克对英国电影业的评价并不正面,他曾拍摄过一部电视纪录片用来抨击电影业的“浮夸、愚蠢、自负和贪婪”。他认为英国电影太过偏狭,概念上不够商业化。他回忆自己小时候每当去当地的电影院看电影,当影片开场是伦敦标志性的红色公交车的画面时,他就知道自己将迎来一段糟糕的时光。

但讽刺的是,在1998年,他被任命为英国电影协会(BFI)董事会主席,1999年被任命为电影委员会第一任主席。尽管他只执导了两部真正的英国作品,《龙蛇小霸王》和《迷墙》。

(图说:帕克(左二)与尼古拉斯凯奇在戛纳。)

2015年,帕克宣布息影,把时间更多地花在绘画上。

"我从24岁开始做导演,每天都是一场战斗,每天都很困难,不管你是在和意见不一致的制片人、电影公司,还是和谁对抗。电影......是非常昂贵的,一贵起来,你就得伺候人。我一辈子都在打拳,为作品而战。每个和我合作过的人都知道,我为我们的权利而战,以我们想要的方式来制作我们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