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社区一线筛查、引入医院“秘密武器”,上海“认知症友好社区”试点中

2020-07-06 10:39:51 作者:熊芳雨、汪伟秋 来源:东方网 选稿:李宗焕

东方网记者熊芳雨、汪伟秋7月6日报道:家住杨浦区平凉路街道的季阿姨患有失眠症5年多了,每晚吃安眠药还要醒来好几次。这几年,她逐渐发现记忆力大不如前,有些丢三落四。上周季阿姨买菜回家,路过居委会听见门口在宣传“脑健康”,停下脚步听了一会的季阿姨,第二天就主动找来平凉路街道综合为老服务中心二楼的知友之家。

这两年上海从全市层面选择一些街道作为“认知障碍友好社区”试点,通过友好环境建设、家庭支持、预防宣教等,实现认知症老人早筛查、早干预。杨浦区的平凉路街道和大桥街道今年年初也正式启动试点,平凉路街道现有户籍老年人口33934人,社区老龄化占比约40.85%。2020年4月,平凉路街道引入第三方专业社会组织剪爱公益开展认知症关爱项目,季阿姨在居委会遇到的,就是志愿者在社区的宣讲、早期筛查。从4月开始,平凉路街道已完成了300多位居民的早期筛查。

“扎根”社区,对老人早筛查早干预

来到知友之家,季阿姨做了睡眠量表,测试结果让志愿者们有些担心。季阿姨的失眠症非常严重,导致精神过度疲劳,这些都是阿尔兹海默症诱因之一。知友之家的工作人员把季阿姨作为需要早期干预的对象,鼓励她定期来做体脑激活运动,并通过MCBT疗法改善失眠症状。一连7天,季阿姨每天早上都要来“小房间”呆上45分钟,黑暗的环境中通过低频的声、光伽马波治疗。而隔壁的大房间,10余位老人围坐在一圈,正在做体脑激活运动,丹田环、乐体绳、疗愈棒摆在旁边。据平凉知友之家负责人苏立透露,这些运动看似基础,但能为筛查出来的轻度认知障碍人群提供早期干预服务。

“扎根社区”是平凉街道一直在推进的,不论是早期走进社区主动宣讲、筛查,还是走进老人家中为家庭提供支持。据悉,这个街道中筛查出来与季阿姨一样受失眠、头晕困扰的老人还不少,但因为公众对认知症的了解并不全面,大量患者并未意识到自己生病了,家属也只将认知障碍的症状当做老年人“正常”的记忆衰退。还有些人会把其视作“老糊涂”,“老年痴呆”,因此有鸵鸟心态。在社区筛查中,志愿者把其称为“脑健康体检”,并告诉老人,认知症虽然不可逆转,但是如果干预、照护得当,能有效延缓病程。让不少老人也愿意走进知友之家。

“家里有认知症老人,绝大多数患者和家属都是靠着一己之力走完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漫长病程,”苏立说,我们更关注诊断前环节,重点是推动认知症早期预防,也为患者和家属提供了弥足珍贵的专业支持。

有台“秘密武器”,临床用的理疗仪首次进社区

杨浦区另一处认知症友好社区试点是大桥街道,这里也引进了“上海萍缘社区养老”在具体运营。“萍缘”拥有专业的康复治疗师团队,还带来具有特色的音乐疗法等引导式训练,以及医疗体操、手指操等科学的康复训练体系,延缓认知症老人的智力水平衰退。在这里,还有一台“秘密武器”脑电理疗仪设备,这也是这台医院级专业设备首次“搬进”社区。

据大桥街道办事处服务办主任蔡锡良透露,今年7月街道引进同济医院目前临床使用的脑电理疗设备,尝试通过仪器干预使脑部额叶、顶叶、海马CA1区血流量明显增高,达到缓解认知症进程目的。“有微微的电流感,麻麻的,蛮舒服的”,66岁的李建华戴着仪器正在体验,她告诉记者,有些三甲医院老年科、神经内科都有这台机器,但专门去医院挺麻烦的,社区里就能用,真的很方便。大桥街道还与杨浦区中心医院认知科研团队合作运用认知症筛查工具与轻度认知症的计算机干预疗法,进行老人的康复。

为更好服务认知症老人,大桥街道的“认知关爱专区”在几个月前也正式启用了,墙上挂着怀旧老照片,桌上摆着智力小游戏,处处放着触觉感官抱枕或物件。目前认知关爱专区设在街道的创意园区中,未来将搬迁至还在建设中的综合为老服务中心内,更贴近居民区。

“认知症没有神仙药,所以我们只能早点普及、早期干预,来延缓认知症进程。”蔡锡良表示,因此,大桥街道在前期招募了志愿者50人,陆续在做认知症科普宣导、筛查评估、干预激活,目前已完成近2000余户居民的筛查工作,采用定点、上门走访等多种模式,筛查出轻度认知症患者39名,中度认知症患者4名,重度认知症患者19名。

这些筛查出的认知症患者,有些人必须入住康复机构或养老机构,有些人需要社区日托,有些人可以定期到专业机构接受认知训练……在街道的指导下,每位老人都有了自己的“康复方案”。正如大桥街道设计的认知症友好社区标识,一座沟通两端的“桥”,没有哪个环节可以单独作战,医院的“记忆门诊”不能等病人上门,街道在社区发现认知症高危居民,就会提醒他们前往医院就诊,“桥”不仅是架起居民和医院,也连接社区与老人。

“我们注意到,绝大部分的认知症家属,也需要照料技能培训和必要的喘息服务”,蔡锡良说,希望街道在试点中逐渐形成从预防到照护的 “全病程管理模式 ”,让政府和社会各方资源有效协同,切实减轻认知症患者家庭负担,提升患者生活质量。“过程一定不容易,第一年友好社区试点,能让社区老人和家属了解关于认知症的相关知识,就是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