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特朗普“帮助”中国搞乱了美国?

2020-06-13 11:26:15 作者:高渐离 来源:东方智库

6月8日,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撰文称,如果特朗普政府下台,中国会怀念他。文章认为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缺乏“深思熟虑、全面长期”的战略思维,缺乏处理本国事务与强化美国精神力量的能力。文章特别强调特朗普政府严重破坏了美国与盟友的关系,而且在客观效果上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凸显了中国的社会治理能力。马凯硕教授认为特朗普政府或许“帮助了”中国。


视频截图:马凯硕教授。(来源:央视网)

初读此文,给人的印象是:特朗普不是一个合格的美国总统,因为一名“优秀”的美国总统应该懂得如何从长远战略高度,化解本国社会矛盾,彰显美国制度所长,团结欧日传统盟友,高扬美国文化精神,并最终像尼克松在《1999,不战而胜》中所想的那样,在新一轮的大国竞争中彻底击垮中国。

不得不说,马凯硕先生这篇文章具有极为强烈的“冷战思维”。大国关系,难道就一定只有“零和游戏”这一种选择吗?面向未来的世界大国果真无法接受“平等互利,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吗?

马凯硕将美国当下内外交困的政治局面归咎于出现了特朗普这样的美国总统,代表了很多人的观点。然而,美国现实政治生活中出现特朗普政府是偶然的吗?如果不出现特朗普,美国当前面对的政治困境就可以大为改善吗?事情绝不是如此简单的。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政府是“甩锅”高手。可是某种意义上,特朗普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背锅侠”——美国近三十年来潜在社会危机的最后一棒恰恰交到了他手中。回溯历史,美国在冷战后世界格局中是唯一超级大国,似乎拥有无法撼动的霸权地位与难以企及的制度优势。然而,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美国经济发展日益依赖金融资本的运作模式与高科技领域的技术优势,中低端制造业流向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发展中国家。这一趋势直接导致美国中产阶级人口数量急剧萎缩,在部分工业城市甚至出现了断崖式下跌。近20年来,不到人口总数1%的家庭占有了全美超过一半多的家庭收入增长,而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几乎没有出现增长。这一极端不平衡的经济发展模式直接导致美国社会流动性缺失,激化了美国社会的阶级对立与种族矛盾,从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到弗洛依德遭白人警察“压脖”致死案引发的广泛抗议,一个日益撕裂的社会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自我生成的。

作为一个典型的“资本为王”的社会,美国政治牢牢掌控在代表少数精英阶层的利益集团手中,看似形式合理的政治体制根本无法有效回应社会基层民众的呼声。正是对美国现实政治极度不满与失望,对政客的谎言极度厌恶的美国底层社会民众才将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特朗普送进了白宫。因此,特朗普政府不是美国当前社会危机的直接原因,恰恰是几十年来美国社会危机的最终结果。特朗普的确代表了一种打破美国社会日益僵化的权力机制的破坏性力量,但是他无法完成弥合美国社会深层矛盾、重振美国文化精神的使命。从本质上看,当前美国社会的根本矛盾蚕食了美国内在文化精神与制度之长,是赤裸裸的资本主义社会文化的必然结果。这一矛盾岂是特朗普政府可以化解的呢?换句话说,这是美国社会文化与政治生活的死结,多年积累的矛盾需要集中爆发了。说特朗普搞乱了美国,还真有点“冤枉”他。

马凯硕先生说特朗普“帮助了”中国,不知这一说法的依据是什么?仅仅从现实角度而言,特朗普政府给世界与中国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过去几年,特朗普政府对华极限施压策略与尽一切可能与中国“脱钩”的政策给我国国际环境造成了空前压力,扰乱了我国经济建设的步伐。美国为了确保技术优势,不惜以一国之力,动用一切卑劣手段打压中国华为公司。对中国这样的“帮助”,还是越少越好。

必须明确,中国现代化道路走到今天,不是某些无比自恋的国家“帮”出来的,也不是被某些充满敌意的势力“吓”出来的,在本质上是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干”出来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文化精神;丰富多元穷则思变,是我们这个民族赖以生存的民族智慧。不管风吹浪打,保持大国的战略定力,将发展的主导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是中国现代化道路的现实政治智慧。将自身的成功寄希望于别人的失败与错误,以机会主义者的心态面对世界,不是中国的立国之道。

然而,特朗普政府与当前美国政治在一件事情上的确实实在在“帮助”了中国人民,那就是让我们看到了当今世界上最为丑陋无耻的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的卑劣嘴脸。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将香港暴乱称作“美丽的风景线”,《华尔街日报》文章依然以“东亚病夫”这样的言辞指称中国,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中国抗疫最危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现在工作应该回流美国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毫无道德底线将疫情污名化、竭尽全力“甩锅”中国,这种种言论一再刷新了我们对什么是霸凌主义的认识,也让世界清楚地看到了什么是“文明的野蛮”。

如马凯硕一文所揭示的,中美抗击新冠疫情的成效比较,让中国人民切实感受到了自身民族文化与政治体制的强大力量。有理由相信,这种自信对于我们在未来生活中更为客观地看待世界大有裨益。

马凯硕先生认为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成功地让美国成为“可有可无的国家”,这种观点不符合当代国际政治的现实状态,也不可能成为未来国际社会的基本状况。美国的自然资源、社会资源决定了美国始终都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社会参与者。然而,美国必须学会的是,如何在未来世界中与中国这样的全能型文明国家和谐相处,这是美国必须面对的极为现实的政治问题。

(作者高渐离为东方智库研究员、上海外国语大学学者)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