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美国大选日益临近,拜登会选谁当搭档?

2020-06-03 08:14:10 作者:周锡生 来源:东方智库 选稿:朱雯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选举定于今年11月3日举行。如果没有非常特殊的情况,这一政治议程将不会改变。

资料图片:2019年5月18日,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人乔·拜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的集会上发表演说。乔·拜登当天在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集会,正式启动总统竞选活动。(来源: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目前距离正式选举日还有5个月,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共和、民主两大党都已经在全力以赴忙大选,但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

一方面由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当前美国举国上下都在为摆脱疫情和疫情带来的经济、民生危机而搏斗。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野蛮执法而死亡的突发事件,已让140个城市陷入抗议骚乱之中,短时间内这一事件很难平息。另一方面,由于共和、民主两党的总统竞选人实际上都已经确定,与上届大选民主党内争夺提名竞争到最后一刻不同,今年8月的两党代表大会主要是走过场的形式,主要精力是集中于为11月的大选造势。

表面上看,目前美国的大选并不热烈,但实际上无论是美国围绕抗疫、疫情经济还是应对突发的弗洛伊德被虐杀事件,都与两党争夺下一届总统宝座直接相关,从而使今年的总统竞选更加波诡云谲。此时此刻,朝野两党头面人物的一言一行,都事关选民在11月的大选中作出何种选择。

原本指望能以美国经济增长强劲和就业创纪录的政绩轻松赢得连任的特朗普总统,现在已处于“危险状态”,一系列最新民意测验表明,拜登在全国的民意支持率至少领先特朗普6个百分点。特朗普的焦虑可想而知,如果竞选连任失败,他会输得很惨。

虽然大选日益临近,但毕竟还有5个月时间,这5个月内美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民意将如何变化,取决于这段时间内一些关键因素的变与不变,其中美国能否有效遏制疫情并走上经济、社会复苏之路将是关键的关键。如果疫情有所好转,疫情之下的经济困局有所缓和,特朗普总统肯定会在继续“甩锅”推责的同时,大言不惭地大肆宣扬自己的抗疫政绩,以赢得选票。虽然特朗普的抗疫领导能力已备受诟病,但他毕竟一直出现在一线,而且故意不戴口罩以示勇敢,美国选民最终如何对其评判很难说,毕竟特朗普有一大批铁杆支持者。

而拜登能否战胜手段多样、巧舌如簧且占有各种执政资源优势的特朗普,最终为民主党人夺下政权,还取决于很多的因素。美国大选之年,从来就有各种事先的分析预测,今年也不例外。此次大选不仅关系到美国的未来,而且事关国际大局。但目前要准确预测此次大选结果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因为变数太多且太复杂。再过两、三个月,情况就会基本明朗。预测谁会赢得此次大选,既要有新眼光新思路,也不能抛弃传统分析法;既要看各种民调预测,也要紧盯网络社交媒体的舆情变化。如果换个思维,看到特朗普最近如此焦虑和胡乱出牌,就可以看到他自己的预感。

对拜登而言,目前面临的最关键也是最棘手的难题是选择谁来当其竞选搭档。此次美国大选,民主党内先后有24人提出参选,但一路搏杀下来,最终纷纷退出,连执着的桑德斯也早早收兵,自愿集聚在拜登旗下,看来民主党是发誓要把特朗普拉下马了。民主党内的团结一致对竞选获胜至关重要,过去民主党吃亏就吃在内部多元分化。

此次民主党的总统竞选人有两大特点,一是年龄偏大,主力选手包括拜登,都在70岁以上,难免给人以老态龙钟之感,对年轻选民缺乏吸引力;二是女将多于男将,且女将纷纷表现出极强的战斗力、进取精神和远大政治志向,民主党似乎有阴盛阳衰的现象。希拉里依然有众多的支持者,她在推特等社交网络媒体上的支持者远多于拜登,但她的政治对手也远远多于拜登,因此此次无法再直接上阵,否则论口才、辩术和政治智慧等,她不会逊色于特朗普。

美国舆论大多认为,如果拜登在今后5个月的竞选中与特朗普单挑,恐怕凶多吉少。但如果拜登能选择一位与其优势互补的竞选搭档和未来可能的副总统人选,则可大大弥补拜登的劣势和增强战胜特朗普的优势,毕竟美国建国240多年来,还没有一位女性总统,如果选对了搭档,民主党和拜登仅此一招就可以吸引很多美国选民。

特朗普的搭档和副手彭斯早已为人所知,已经没有新鲜感。尤其是彭斯在公开场合时时处处站在特朗普一边,已被美国人公认为是特朗普的政治替身,两人几无差别。

在今年3月初众多民主党女总统竞选人宣布退出竞选、加入拜登竞选阵营时,拜登就公开承诺他将选择一位女性搭档。这一承诺,既符合党内主流思想和社情民意,也让民主党内一干实力派女性总统竞选人充满期待,她们都表示非常乐意成为拜登的搭档。毕竟,她们中的任何一人目前都无政治基础和势力单独竞选总统,而且之前的竞选已证明她们甚至连党内出线的机会也没有,既然如此,先争取当个副总统也不失为是一大荣耀和未来政治生涯的跳板。

这让拜登选择搭档的余地很大,但选谁又成了拜登不得不深思熟虑的一件难事。可以预料,拜登当初在作此承诺时,可能已经有过具体人选的考虑。但这几个月来美国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特别是弗洛伊德事件,让拜登对搭档人选不得不产生新的想法。

从理论上讲,拜登所要选择的搭档人选应至少符合以下六项基本条件:

一是在政治信仰、政治理念、道德伦理、内政外交、经济社会民生政策上,必须符合民主党主流价值观和政策考量,并与拜登绝对保持高度一致,即既不能像桑德斯那样左翼激进,也不能右翼偏执保守。


资料图片:2019年5月18日,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人乔·拜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举行的集会上发表演说。(来源: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二是在美国政坛特别是在民主党内,享有较高声望,至少能让大部分人接受、不反感。特别是能与民主党核心层,特别是与奥巴马、佩洛西和希拉里等民主党的核心领导层和内部决策圈关系密切,至少没有过龃龉和过节。

三是有较好的选民基础,尤其是在美国中下层选民、城市贫困选民,特别是在非裔、拉美裔和亚裔等少数族裔中有正面影响力、号召力、动员力、亲和力,能帮助拜登把这部分选民吸引过来。因为弗洛伊德事件,拜登的搭档必须在对待少数族裔的问题上无过错。如果少数族裔中有此人选,最为理想。

四是有较丰富的从政资历和较好的政绩口碑,但在年龄上又能与拜登拉开距离,以弥补拜登的年龄和精力劣势,在今后几个月的关键竞选及可能的竞选获胜后,能真正为拜登助一臂之力。而且,最好能熟练掌握并能操控推特、脸书等网络社交新媒体,对占选民比例很高的年轻选民和今年首次参选的年轻选民在形象、理念、主张和创新方面具备号召力。

五是具有出色的政治演说能力和沟通协调能力。在两党代表大会后,无论美国的疫情如何,美国总统竞选都将进入关键的电视辩论等公开辩论环节,此时竞选人的煽动能力、应对应变能力都十分重要。客观说,仅靠拜登是无法抵御特朗普的能言善辩的。但民主党内的几员女将,在这方面的能力都不比特朗普逊色。

六是最好不要在联邦参议院或众议院拥有重要职位。因为根据宪法规定,如果现任参议员或众议员成为拜登搭档,竞选美国总统或副总统,就必须超脱于国会。而民主党好不容易在中期选举中掌控了众议院,并在国会参众两院夺得了重要职位,如果因此而放弃,则民主党在国会的政治势力就会受影响,而且在地方州的补选中未必还能是民主党获胜。

这样看来,拜登的竞选搭档还真不好选。粗一看,符合条件的不少,但细细琢磨,现有的民主党女干将全面符合或比较符合拜登搭档条件的并不多。

目前民主党的拜登搭档选择圈越来越小,主要剩下了四位。

一是联邦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Sen. Amy Klobuchar)。埃米出生于1960年5月25日,是美国中北部明尼苏达州的联邦参议员。埃米形象端庄,富有活力,具有选民亲和力。她在3月2日就放弃了竞选,率先明确支持拜登,并为拜登在达拉斯等地的初选大获全胜立下了汗马功劳,两人配合颇为默契。


资料图片:2019年2月10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美国明尼苏达州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埃米·克洛布彻正式宣布参加2020年总统选举。(来源:新华社/路透社)

拜登信任埃米,埃米也非常尊重拜登,埃米的演说极富感染力。她的竞选纲领主要是以温和执政方式,帮助民主党在美国中西部的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等关键的“摇摆州”战胜特朗普。本来埃米是个不错的搭档人选,但弗洛伊德事件后人们揭发她在2007年进入美国参议院之前,曾担任明尼苏达州的检察官,且曾在亨内平县的检察官任上拒绝对多名警察与非裔等有诉讼纠纷的案件作出决定,将之推给了大陪审团,因此被认为没有主持公道和缺乏担当。

据与埃米关系密切的人说,她的那段经历可能让她失去了成为副总统的机会。“这很糟糕,并不好,现在看来她被拜登接纳的机会已很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对美国CNBC记者表示。

埃米自己也承认,事后看来她当时作出了错误的选择,没有亲自处理案件。埃米本来很看重拜登搭档的位置,但现在她自己已萌生退出的念头。不过,如果埃米自己设法补台,且弗洛伊德事件出现转机,她仍有机会。

二是联邦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哈里斯生于1964年10月24日,中文名贺锦丽,曾是一名美国律师。她精明强干,作风泼辣。她在2016年当选为联邦参议员之前曾是美国西部加利福尼亚州的“司法部长”。当她在民主党内初选中与拜登及其他民主党人展开竞争时,她作为该州最高执法人员的一些负面记录受到了抨击。政治战略家们认为,在弗洛伊德死后,她可能会再次受到质疑。

在去年CNN举办的一场党内初选辩论中,夏威夷的民主党众议员加巴德接任哈里斯,担任了旧金山地区检察官,但哈里斯后来担任州检察长办公室主任的履历,其中包括对被控持有大麻的人提起的诉讼,对其很不利。

但哈里斯的支持者认为,作为非裔女性政治家,她是吸引美国非裔社区和全国妇女的最佳人选,尤其是在弗洛伊德去世之后。一位支持者说,“在我看来,拜登选择一位黑人女性比他选择一位中西部白人女性,更能满足民主党的基础选民。黑人女性是所有种族的活力女性”。

哈里斯一直在公开场合谋求拜登搭档的工作。她最近在推特上有意发布了一张拜登已故儿子博·拜登的照片,以纪念他逝世5周年。博·拜登和哈里斯是亲密的朋友。哈里斯还参加了上周末在白宫门前的抗议活动,强烈谴责白人警察“跪杀”弗洛伊德的野蛮做法。有猜测认为,目前而言,哈里斯被选为拜登搭档的可能性较大。

三是联邦众议员瓦尔·德明斯(Rep. Val Demings)。瓦尔生于1957年3月12日,毕业于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是民主党少数族裔众议员。在弗洛伊德遇难后,曾任佛罗里达州奥兰多警察局局长的德明斯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呼吁改变美国警员的招聘方式,以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白人警察的种族主义倾向。

德明斯已经公开证实,她在拜登副总统候选人的名单上。然而,德明斯没有竞选总统的经验,一些战略家认为,即使她被选为拜登的竞选搭档,民主党人仍然不太可能赢得佛罗里达州,而那里又恰恰是特朗普和拜登正在争夺的关键“摇摆州”。民主党内有人质疑道:“她能把佛罗里达州带回来吗?”

如果德明斯想让美国选民了解她的工作会很艰难。咨询公司“早间咨询”的一项民调显示,选民们认为她会成为拜登和特朗普对决的绝对负面因素。五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从未听说过德明斯,或者对德明斯没有任何看法。她确实在参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案审判中担任过民主党的弹劾经理,但特朗普最终被判无罪,这表明不了她的政绩。

四是生于1949年6月22日的伊丽莎白•沃伦。沃伦是美国东北部马萨诸塞州的资深联邦参议员,她政治抱负远大,早在去年2月就宣布参选美国总统。沃伦精明能干,思路清晰,有自己一套完整的、但非常固执的政治理念。她在民主党初选时攻击了很多对手,结怨较多。


资料图片:伊丽莎白·沃伦。(来源:视觉中国)

当其他竞选人纷纷退出初选时,沃伦仍坚持竞选,最后仅早于桑德斯退选。沃伦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不仅试图一统民主党,而且试图一统整个国家的人。沃伦与拜登等民主党主流派缺乏私交和默契,虽很想得到拜登邀请,并表示她愿与拜登一起竞选,但沃伦已年近71岁,且没有少数族裔选民的社会基础和党内主流派的支持,很难会被拜登接纳,即使当副手,也难以与拜登优势互补。

谁会成为拜登的搭档,现在还是一个谜。有人估计,拜登要等到8月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时才会揭晓谜底。但如果仔细梳理,目前已基本能判断出拜登可以选择的搭档。但当下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弗洛伊德事件都在发酵,一些可能促变的因素仍在变化,不到最后一刻,都属未定之数。

(作者周锡生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东方智库原创稿件受法律保护,转载请联系电话即微信号19916759390。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东方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