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抢救回来 重生的她用剪纸剪出“武汉抗疫图”

2020-06-02 05:09:00 来源:武汉晚报

“特警车把我转运到医院,医护人员多次把我抢救回来”
重生的她 用剪纸剪出“武汉抗疫图”

黄超英讲述她在医院得到医护人员的救治时深表感谢

黄超英用手工剪纸,表达对医护人员的敬仰

一辆特警车开到协和医院的门口,3位年轻的特警将黄超英扶上车:“阿姨,对不起,来晚了!”

头一天下午确诊新冠肺炎的黄超英,就这样被送到定点医院救治。5月28日,在独自一人居住的车库里,黄超英说起2月5日雨雪交加夜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幕,不禁多次哽咽。“国家动用了一切力量救治我们,没有强大的国家,没有医护人员,没有许许多多志愿者帮助我,我哪有今天?”62岁的黄超英患有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她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整整住了45天,由武大人民医院和上海援鄂医疗队接力救治,经历了三次大抢救、两次严重过敏反应。“他们从来没有放弃我,最终让我获得新生!”

入院三天,抢救三次,每一次都是两班人马

特警车将黄超英送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但这里没有病床,黄超英只能在观察室吸氧。在门诊打了5天针的黄超英,这时不慌了:“我当时就坚信,政府把我接到这里来了,一定会给我安排病床的!”

几个小时后,一下子来了4辆120急救车,黄超英坐上了第一辆车,到了,她才知道她被转送到位于光谷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这时已临近中午了,急诊室的两位医生到观察室来看她,见她没有吃饭,他们返身拿来了自己的工作餐。

当天晚上7点40分左右,黄超英住进了5栋13楼22病区的8床。一直陪着她的儿子也要跟着进去,一位护士对他说:“这是传染病,家属不能进,请你放心,我们会全力救治你妈妈!”

第一次抢救在几个小时后开始。晚上9点半左右,医护人员照例给黄超英测量体温、血压和血氧饱和度。她高烧超过38℃,血压200/130,血氧饱和度60左右,只有微弱的心跳,动脉血静脉血都抽不出来,全身发紫,呼吸极为困难,最后休克。晚上10点是病房里的换班时间,该下班和来接班的医护人员,全部投入了对黄超英的抢救,两个多小时后,终于转危为安。

2月7日又是晚上9点半左右,黄超英的气管被粘液堵住,窒息昏死过去。两班医护人员又投入抢救。后来黄超英从邻床病友和家人那里得知,当时给家属打了电话,准备气管插管了,但黄超英基础疾病多,插管风险非常大,即使插管成功,她也不一定能挺过来。

就在接到电话的家人乱成一团时,病房的医护人员轮流上去,小心翼翼地按压黄超英的胸部。不知过了多久,黄超英突然坐了起来,喷出两大口粘液,一口喷在墙上,一口喷在床上。

“8床有救了!解除病危!赶紧电话通知家属!”参加抢救的6位医护人员,情不自禁地发出欢呼声,黄超英听得见他们的声音,看不清他们喜悦的脸。这时已到了第二天凌晨。

2月8日上午9点多,黄超英做了皮试正常,但头孢一打上去,她四肢抽搐,躯体僵硬,呼吸停止。黄超英发生了输液反应。

正在进行上午交接班的两班医护人员第三次抢救。

住院三天,连闯三关。黄超英说,这要感谢刘志超、李伶芝教授、沈晶护士的医护团队。这些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的医护人员,是黄超英最终脱离危险后一一记下来的。她对他们说:“你们不顾个人安危,从死神手里把我夺了回来,你们的大爱将铭记在我心中!”

上海医疗队帮她洗头洗澡,

花了近4个小时

2月9日,上海援鄂医疗队接管了黄超英所在的病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医护团队从武大人民医院的医护团队手中接过了黄超英。

这一天,黄超英住进了ICU。她持续发烧,病情时好时坏。“他们一直没有放弃我,对我的病情经常会诊,宽慰我,给我做心理辅导。”

2月22日,高烧20多天后,黄超英终于退烧。这一天,护士长郑吉利专门到病床前看望黄超英。“我能不能洗个头、洗个澡?”20多天了,黄超英太想洗个热水澡了。“你身体太虚弱,能不能洗,我们需要全面评估一下。”

2月25日上午,打完吊针,量了血压和血氧饱和度,“您可以洗头洗澡啦”。郑吉利护士长带着一个护士打来热水,让黄超英坐在床边。

黄超英的头发有二尺多长,快一个月没洗头没梳头,头发粘在一起。两个护士一点一点给她把粘在一起的头发分开,用洗发水先干洗,再用清水一遍一遍过。洗好后,吹干,编两个麻花辫。三个病友都说她们把黄超英打扮得年轻了。

洗完头,她们扶黄超英去卫生间洗澡。她们让黄超英坐在凳子上,一点一点帮黄超英清洗干净每一寸肌肤。洗头洗澡全部完成,她们又把黄超英换下的衣服洗了晾好。这些做完,连续忙碌了近四个小时的两位护士,防护服里全是汗水。

“自己的儿女也做不到这样周全啊!”退烧后,黄超英饿得特别快,两小时一过就要吃,她就去找当班护士要吃的,这些护士把家里寄来的点心拿出来。从2月25日起,他们每天都会为黄超英准备些水果、奶制品、江浙老字号的点心和小吃还有休闲食品。

“每天都被他们感动!”黄超英清楚地记得,2月6日晚9点至3月18日,她一共做了9次CT,有7次是护士和志愿者用轮椅推着她来去。黄超英住的病房楼离CT室有300多米的距离,中间有坎。那段时间,武汉雨雪多,黄超英又站不住。管床医生叮嘱不要让黄超英淋雨、吹风和摔跤。

每次到了CT室,总是两个人把她抬到机器上,做完CT又抬到轮椅上推回病房。黄超英说:“我跟他们素不相识,他们这样照顾我,多次让我感动得哭!”

3月20日下午,病愈的黄超英填出院表准备第二天出院,上海来的两位护士拿来自己的营养粉送给黄超英,说是到隔离康复点会用得着,一袋一公斤。“这是亲人送的东西啊。”黄超英一一收下。

用剪纸剪出一个武汉抗疫情景图

回到家的黄超英,住进了原来儿子一家隔离住的由车库改造成的小卧室。在医院的点点滴滴她难以忘怀,变得越来越清晰。

她说:“我从营养跟不上,到营养达到正常;从因抵抗力免疫力低下导致各项指标不正常,到医护人员从上海调营养液和进口药物、呼吸机给我精心治疗,直到转阴,医护人员的艰辛付出,我三天三夜讲不完。”

她拿起笔,把这些工工整整追记在本子上。

5月20日,两个儿媳和女儿给她新买了T恤、鞋子和黑色裤子。“看,我家多幸福啊,这好的日子我过不够呢。”

小小的书桌上,黄超英布置了一个剪纸情景角。从钟南山院士来汉,到全国医疗队驰援,再到病房里的救治、志愿者的奔走,她用纸剪出了武汉抗疫全过程。武汉上空是鲜艳的国旗、党旗,中间是浩荡的长江和一浪高过一浪的长江水。武汉抗疫之船,在党中央的领导下,驶过了急流险滩,最终抵达胜利的彼岸。

62岁的黄超英说:我为祖国骄傲自豪。党的温暖,由白衣天使们温暖着我。政府的关怀,由志愿者传递给我。我的重生凝聚了太多人的心血。好好活着,就是对他们无私付出的最大回报。

文/记者田巧萍 图/记者金振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