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段复仇、悔恨、赎罪与谅解的乐章,不断回响在普罗旺斯上空

2020-05-23 13:35:00 作者:小溪 来源:上观新闻
摘要:我们会从这本原作与译本俱佳的作品中获得对人、人性的启示吗?

这是一个富有神性的故事。它讲述着一个普罗旺斯村庄里爱恨的绝境和复仇的救赎,但却潜藏着一种叙事的轻盈,如同深隐于地底的泉源,不动声色地消解了故事的沉重,甚至在字里行间隐约透露出亮色,舒缓地流淌直至尽头。

这就是法国当代著名小说家、剧作家、导演马塞尔·帕尼奥尔的晚年巅峰之作《山泉》,它被称为一曲献给外乡人的普罗旺斯挽歌。

随着这部作品的再版,读者们有机会再次走进这个村庄,了解其中的那些故事。


「从“香气”中找寻作品」

俄罗斯作家康·巴乌斯托夫斯基曾经提及世界上有一种菩提花,“这种花的香味只有在远处才能闻到,在近处却感觉不出来。”他也将文学做了这样的比喻,“真正的文学和菩提花一样。常常需要一定的时间或距离,来检验和评价文学的力量和它的完美程度,来领会它的气息和永不凋零的美。”

在我看来,法国当代文学大家马塞尔·帕尼奥尔晚年的巅峰之作《山泉》就堪称这样的“菩提花”。而这菩提花香,最初我们是从法国导演克洛德·贝里导演的影片《恋恋山城》和《甘泉玛侬》“闻”到的。


《甘泉玛侬》海报

事情可以回溯到2017年春天,那时我们重温了这两部三十多年前的法国影片,电影之经典与精彩,普罗旺斯自然风光美丽,音乐悠扬动人,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人物角色细腻深刻,看似平淡的叙述,却激发出人们对人性与命运这个永恒主题的回味与思考。

于是,我们随着“香气”去追寻这两部电影的文学作品,发现原作是由法国作家马塞尔·帕尼奥尔创作的,记述他本人十三岁时听到家乡———普罗旺斯最后一代牧羊人讲述的真实故事。其实早在1952年,当时作为戏剧家和电影人,帕尼奥尔就已经将“玛侬”这则故事搬上了银幕,以此表达他对家乡普罗旺斯的款款深情与礼赞,同时也是献给妻子贾克琳娜的爱情之歌,影片的女主角玛侬,正是由他的妻子扮演。

十年后,当他六十多岁时,发表了“童年回忆录”四部作品(《父亲的荣耀》《母亲的城堡》《童年回忆》《爱的时光》),大获成功,被法国教育部指定为学生必读书,这令他除了是剧作家、电影人、法兰西院士之外,还在文学领域赢得了巨大的声望。此后,他继续在文学创作中笔耕不辍,玛侬的故事以及玛侬的父亲让·弗洛莱特的故事在1962年和1963年相继完成,他将这两部作品合在一起,取名为《山泉》,分成上部《让·弗洛莱特》和下部《泉水玛侬》。

《山泉》的故事并没有到此就结束。这部诞生于电影的小说,在20余年后,又回归于电影。1985年,享誉世界的法国名导克洛德·贝里决定将这部巨著完整地搬上银幕。电影剧组在小说的发生地欧巴涅的山林中安营扎寨。用九个多月的时间,以一种忠实完美的精神进行拍摄。这就是1986年一经上映就好评不断的《恋恋山城》和《甘泉玛侬》,影片先后荣获第59届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最佳外语片、第41届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影片等重要奖项。演员阵容堪称豪华,三大影帝联袂出演,著名演员热拉尔·德帕迪约将让·弗洛莱特身上的理想主义情怀、真诚良善的品质演绎得淋漓尽致,伊夫·蒙当和丹尼尔·奥特伊饰演的叔侄,虽然一肚子坏水,但人物形象始终丰满立体、有血有肉,奥特伊更是凭此片荣获第12届法国恺撒奖最佳男演员。在《甘泉玛侬》中,法国著名女星艾曼纽·贝阿又给玛侬这个角色增添了一种新的韵味和风姿,时年23岁的贝阿也因此获得第12届法国恺撒奖最佳女配角。

“在书页上,一字一句,完全一样从银幕上‘听到’似的”,影片与文字作品交相辉映,共同演绎一段令人难忘的真实故事。

法国著名电影理论家、“新浪潮之父”安德烈·巴赞曾说:“帕尼奥尔从‘马赛三部曲’起步营造自己的充满南方情调的人道主义,随后在乔诺的影响下,从马赛转向内地,从《泉水玛侬》起,他又发挥天马行空的创作灵感为普罗旺斯谱写内容广泛的史诗。”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法兰西学院通讯院士董强也充分肯定了帕尼奥尔的成就,他说:“帕尼奥尔长于对人物心理的描写,以一种略带距离的温情和天生的幽默情怀,描写小人物的种种生活境遇,在他的作品中,时时流露出一种生活的睿智,一种加缪在描写托尔教堂倒映在索格河中时感受到的智慧。”

这样的佳作即刻被我们列入了出版计划。

「让“山泉”重新开始流淌」

按照出版计划,我们开始查阅、收集各类资料,在网上找到了北京宝文堂书店1989年4月编辑出版的《玛侬姑娘》,未曾想这部译作已经出版了近三十年了。与电影《甘泉玛侬》内容核对后,发现正是这部影片的文学作品,译文朴素简洁,优美畅达,平淡如邻家老伯在讲那过去的故事,娓娓道来,无比亲切,显然译者的文学涵养深厚、语言清新高雅,我们当即觉得,要是能重版这部译作就再理想不过了。

接着,我们马上去搜索宝文堂书店的信息,得到的结果是,此出版单位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只能再去查看此书的编辑信息,当我们翻看《玛侬姑娘》时,居然书上没有编辑的名字,只有两位译者———马中林、孙德芬,但在网上却没有搜寻到两位译者的任何信息。

接下来的任务便是找到译者,经过两三个月的打听、询问,我们了解到原来他们曾经是北京语言大学的教师,目前已经退休,而且,两位译者竟然是一对年近八旬的伉俪。随后我们与两位长者进行多次电话和书信交流。马老给我们讲述了当年他们翻译《玛侬姑娘》的经过(这些文字记录在《山泉》译者序中),因为当时宝文堂的编辑觉得原书名《山泉》太平淡了,面对刚刚改革开放不久的读者们,显得毫无特色,得起一个好听的书名,于是将书名改为《玛侬姑娘》。此外,《玛侬姑娘》封面上译者的名字是马中林、孙德芬,与后来我们知道的马老夫妇真实名字有差异,由于当时急于付印,编辑将译者的名字每一位都写错了一个字(这也是我们难以快速准确地找到译者的原因之一)。

经过与马老的充分沟通交流,我们立即进入了购买版权、签订相关合同等程序,马老夫妇对《山泉》进行了核对和补充翻译相关资料等工作,如此,经过了近两年的努力,当年的“玛侬姑娘”面目一新,再次邀请读者走进她的故事。

我们精心设计了图书装帧,书名《玛侬姑娘》也改回了原书名《山泉》,将原来厚厚的707页的中文译本,按照当年帕尼奥尔创作的那样,分成了上、下两册,上册《山泉:让·弗洛莱特》,下册《山泉:泉水玛侬》,并在每册书前增加了目录,因为通常法国小说分章节,但没有标号、标题与目录,《玛侬姑娘》是马老加上了序列数字来表示章目,为了能适应我国读者的阅读习惯,我们在原来马老为原书编写序列号的基础上,借鉴我国传统章回小说的体例,添加了目录,编写了章目的小标题。而事实上这样的改动,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小小的挑战:即添加章目后的小标题,既要标示此章的内容,但又不能透露此章的关键信息,否则阅读完整本书的目录,整篇小说的情节线索就在目录上显露无遗,如此会大大减低读者的阅读兴致,不过,如果标题写得恰当,也可以引人入胜,增强读者的兴味。

于是,我们做了这样一个新的尝试,增加了小说的目录与章目的小标题。此外,《山泉》还增加(补译)了马塞尔·帕尼奥尔年表、作品目录、电影目录等资料,以便有兴趣的读者查阅作者的其他作品。

「解开命运的不解之谜」

《山泉:让·弗洛莱特》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法国南部普罗旺斯乡村的悲情故事。生活在繁华城市里的税务员让·弗洛莱特,辞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回到他一心向往的“左拉笔下的天堂”———他的出生地巴斯第德白房村,准备开始他梦想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不过生活的画卷并非如他所想的那样轻松顺利地展开。这个古老村庄的家族关系盘根错节,日常生活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村民们处心积虑地追逐自认为的“利益”,为那位想要实现理想生活的税务员的悲剧命运定好了旋律、基调与音符。

《山泉:泉水玛侬》是《山泉:让·弗洛莱特》的续篇。父亲让·弗洛莱特艰辛劳作、奋斗受挫的悲剧命运,久久萦绕在女儿玛侬的心头……没有了房子、地产,她只能和母亲居住在山洞里,成了过着流浪放牧生活的野姑娘。一天,她偶然发现了令父亲悲剧发生的缘由。于是,一段段复仇、悔恨、赎罪与谅解的乐章,不断回响在普罗旺斯古老的巴斯第德白房村的上空。

再一次翻阅《山泉》这部写作于半个多世纪前的作品———这朵法国文学花园中盛开的菩提花,其幽香弥散,一件发生在过去普罗旺斯村庄真实的故事,展现在眼前。作者记述的故乡村庄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玛侬姑娘的命运、她父亲所遇到的灾变,他们全村人所遇到的灾难,“古希腊式的悲剧,寓于人类命运的不解之谜,以普罗旺斯的真实血肉炽烈重演”,对于正在遭遇当今全球疫情流行中的我们,会从《山泉》中的各个角色中看到他们当时周遭的内心世界吗?是否也会看到我们不也正在扮演着灾难中的各种角色吗?

《山泉》描写的是一个村庄的故事,而我们自己也正经历或创造着未来历史故事中的人物,我们的命运会与他们一样吗?我们的内心会与他们相同吗?我们会从这本原作与译本俱佳的作品中获得对人、人性的启示吗?

我们愿与读者一起思考,共享前辈给我们留下的珍贵的菩提花香。

愿我们真正能从灾难中警醒与清醒过来,一如《山泉》故事所讲述的那样。


《山泉》
[法] 马塞尔·帕尼奥尔 著

马忠林 孙德芗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栏目主编:顾学文 文字编辑: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