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张文宏。图/人民视觉

2020-04-06 22:15:03 作者:任波 刘登辉 来源:海外网

(记者 任波 刘登辉)在中国疫情渐趋平缓、复工复产逐步推进之际,全球疫情近几日出现爆发式增长。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新冠追踪统计数据显示,全球4月4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已超过10万例。截至北京时间4月6日下午1时,全球确诊新冠病例达到1275542例,逼近130万大关。有关专家纷纷提醒民众,国内防疫仍需保持警惕。

疫情期间备受关注的上海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疫情处在非常关键的阶段,欧美疫情暂时还未得到有效管控,但在经济落后、医疗资源不足的非洲、南美洲和印度等地,病例呈现指数级别增加,这给全球抗疫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中国前一阶段虽然取得一些成果,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要保持谨慎和持久抗疫的决心”。他说。

他认为,疫情在今年夏天结束已经不太可能,秋天以后国际大概率会发生第二波疫情,新冠疫情跨年度是高风险事件。中国需管控住输入性病例,避免发生第二波疫情。除了普通人群做好保持社交距离、公共场合戴口罩、勤洗手之外,国内应重点管控好海关、社区、医院三大防线。

疫情期间,张文宏透过各种平台发布疫情分析,受到广泛关注,其幽默诙谐风格也被外界冠以“网红医生”、“张爸”等名号。不过张文宏表示,近期有关其个人家庭财产、生活隐私等讨论愈演愈烈,且纯属谣言,他对此感到非常困扰和失望。他认为中国疫情尚未结束,公众的关注焦点仍应以防疫为重,传播针对个人隐私的谣言不可取。

以下是财新记者与张文宏对话实录:

财新记者:当下全球疫情情势如何,如何判断未来走向?

张文宏:目前疫情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国际疫情方面,欧美暂时还没有得到有效管控,但在经济落后、医疗资源不足的非洲,南美洲和印度等地,病例出现指数级别的增加,这给全球抗疫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我在两周以前,就反复说夏天以前结束疫情不大可能,基本上是会跨年度,最近疫情发展更加证明了这点。预计欧洲和美国新增病例数逐渐会达到高峰并出现拐点,但其他地方疫情刚刚起来,假设3-4个月时间疫情可以得到控制,夏天就过去了,到了秋天以后,各地疫情就到第二波。国际上第二波疫情大概率会发生。

财新记者:中国疫情渐趋平稳,如何研判未来一段时间的输入风险?

张文宏:北京市有关方面昨日(4月5日)表示防控形势仍严峻复杂,很有可能较长时期处于疫情防控状态。北京打持久战,就是全国打持久战。现在就是在国家层面,大家意见达成共识了。

最近我们对航空事实上是进行管控的,但不可能一直管控下去,下一阶段欧美疫情得到初步控制以后,估计全球性的航空就会重新有限度逐渐开放。但是,印度、非洲、南美洲已经开始蔓延,最近上升速度最快的就是这几个地区,会给全球带来极大的风险。

中国现在疫情控制很好,我们也很有信心。但是国外出现第二波疫情,意味着我们防控压力会非常大,中国现在要为输入性疫情的第二个高峰做好预案。做预案的目的就是不要出现第二波疫情。

将来我们的困难在于一手要抓经济,一手要防止疫情反弹。现在国内基本没有本土病例,只有个别省份有1-2例,拥有全球发展经济最好的内部环境,现在还不发展经济、复工复产的话,那等什么时候呢?与此同时,输入性病例会一直存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将考验各地、各单位的抗疫智慧。

财新记者:中国应如何做好当前输入性疫情防控,以及可能出现的第二波疫情的准备工作?

张文宏:第一阶段我们的防控经验,需要继续保持以维持抗疫成果。一般单位复工复产需保持一定社交距离,人多时佩戴口罩,勤洗手,在外面吃饭使用公筷、分餐制等,这些都要迅速推下去。对于一般市民来讲,复工复产过程当中保持警惕就可以了。

还有三道防线大家可能不一定看得见,分别是海关、社区和疾控与医院体系,这是未来持久战必需选项。其中社区需要定期对输入性人群进行管控,进入社区至少需要监测管理两周。医院防线层面,现在各大医院都在强化发热门诊,像上海还在医院体系布下发热哨点门诊,一旦本土病例发现症状,医院体系和疾控体系会迅速启动,把这些火苗火星掐灭在萌芽之中。

财新记者:在执行层面上,这三道防线在地方和基层能否承受这样的挑战?

张文宏:应该可以。此次疫情期间,国内发热门诊体系事实上受到非常大挑战,但是也得到了锻炼。这次疫情后,国家卫健委已经全面向下布局,还加大了发热门诊以及传染病监测体系建设,所以只会加强不会削弱。现在只要把这个体系维持下去,不要因为没有病例就松懈了。

几道防线不一定能百分百防止输入风险,万一有无症状病人、检测假阴性病人漏进来,假如社区隔离有疏漏,病人最终会发病。未来发热门诊和发热警示门诊要建起来,感染病发热门诊与急诊体系需要打通。发热门诊要避免漏过这样的病人,同时一旦漏过,疾控会启动对密切接触者无死角的追踪。

财新记者:国内医疗防线不断强化,医护人员是否充足?

张文宏:国内医疗人员最缺的时候是第一波疫情,本土病例在武汉暴发,并向全国蔓延,现在本土病例都没有,但是不能松懈。最关键是要继续保持体系的完善与警戒状态,体系一旦出现了松懈,那就有可能会漏进来病例。现在需要的是要持续保持现有防控体系,使之常态化,发现病例之后马上作出快速反应。

财新记者:现在国外死亡率比较高,新冠治疗究竟有多大把握?

张文宏:国外该病的病死率各国不同,其中有非常复杂的原因,病死率是患者死亡人数跟全部申报的病例数量的比值,如果一个国家收治和检测优先考虑重症病人,病死率就会高。如果一个国家检测手段比较普遍,很多轻症病人都做了检测,大量轻症患者实施了居家隔离,总体病死率就会降低。当然和重症病例数太高可能引发医疗资源挤兑也会有关系。

财新记者: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你透过各种平台对疫情的分析受到广泛关注,生活和工作跟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张文宏:我个人生活跟以前没有任何不一样。疫情发生以来我们每天都在新冠定点医院工作。今天我也同样在查房。现在国际疫情发展很快,我在晚上基本上一直是非常密集地跟欧美和其他国家相关防控人员以及医务人员沟通,因为是不同国家的情况要互相沟通,分享经验,共同抗疫。在和国外交流时我们要非常认真谨慎,要准备很多材料,现在用于工作的时间都不够了,也没有出去,所以外界对我现阶段还不大会有大的影响。

但是最近本土病例没有了,大家很松懈了,开始谈论一些虚假的信息,其中还涉及到我个人的隐私问题,譬如工资收入和家庭问题,这些议论都不是我或者了解我的人发布的,都是谣言,与事实完全不符。我感到非常失望。我本来完全没有必要作出回应,但这些谣言对关心我的人造成了很大困扰。

如果网上谈论的都是真的,我也没什么意见。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外界对我财产和家庭隐私的一些传说均为谣言。包括对于年薪的说法,实际上我们医院不实行年薪制,我们做科研也都是工作任务,不属于营利行为,不可能通过科研获得好处。谣言中还称我是呼吸科主任,实际上我是感染科主任,可见连最基本的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大肆造谣,我也不清楚目的何在,希望关心我的人不要转发这些谣言。现在输入性疫情比较严重,大家不应该把目光关注在这些不实传言上面。

财新记者:你在疫情期间作出很多分析,有很多自己独特的思考。人们对疫情的分析有着各自不同角度,你怎么看?疫情结束后是否还会为公众提供专业科普分析?

张文宏:疫情评判过程中始终有不同声音。比如疫情预测到底是几个月结束,有时候不同专家预测会有不同,大多数国内战斗在一线的一流专家预测是比较接近的。

为什么有些人看起来会非常不同,首先我们是在不同阶段做的预测,国际疫情一直在变,我最早做过2-4个礼拜结束疫情战斗的预测,但是出现全球疫情,疫情战斗就难以结束。要根据不同预测时间判断专家观点,出现不同也很正常,也不代表专家互相之间有矛盾。

我个人不是一个公众人物,疫情结束以后,在专业领域问题我还可以继续发声。但最好从此中国和世界岁月静好,不要出现我专业领域(传染病与公共卫生)的问题,我也就可以安安心心地看看门诊了。

财新记者:关于中医治疗新冠感染,你怎么看?

张文宏:第一,中国全国各地,包括上海都普遍采取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第二,中西医合作,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大家都看得见;第三,这次中西医合作治疗新冠的过程中,没有发现比较明显的不良反应;第四,治疗效果需要证据说话,不论是中药还是西药,都需要中西医各自领域的专家负责任地作出评判,这样评判效果才算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