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医院医疗队在武汉尝试用亲人声音“唤醒”危重病人

2020-03-27 07:01:56 作者:李蕾 来源:上观

“奶奶,我每天都很想你,你要加油!”“妈妈,我现在湖南,我很好,你一定要坚强,全家都等着你!”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重症病房里,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医疗队的护士长潘文彦,俯身在一张病床前,举着工作手机,一段段播放齐奶奶家人的视频。“你看,她的手动了!”一旁的护士裘洁惊喜地发现齐奶奶有了苏醒迹象。

78岁的齐奶奶是医疗队整建制接管病区后收治的第一批重症患者。2月9日收入时,患者病情非常重,躺在床上几乎无自理能力,在吸氧状态下氧饱和度仅为89%。“当时真的担心她挺不过来。”潘文彦回忆说。

气管插管以秒来计

入院10天左右,齐奶奶的病情突然恶化。当天,当班医生葛峰果断决定——气管插管上呼吸机。

中山医院医疗队队员根据病房的条件因地制宜,重新拟定插管流程。“虽说工作十多年,气管插管经常做,但面对烈性传染病人还是第一次。”麻醉医生费敏说,插管是气溶胶产生最高危的时候,为新冠肺炎患者插管,要保证将风险降到最低的同时,一次性插成功。这可是“以秒来计”,让病人吸足氧、给药、在病人不通气的时间内进行插管,而且只有一次机会。“结果一次成功,这是我们接管该病房以来,第一个插管抢救成功的病人,大家都很受鼓舞。”

“齐奶奶闯了不少关。”费敏说,危重症的各种情况,她几乎都经历了,如水、电解质平衡紊乱,消化道出血,胃肠道活动紊乱等。中山医院的医护人员根据齐奶奶的病情,不断调整治疗方案,花在她身上的精力可能是一般病人的数倍。

CT检查艰难却值得

为了更准确评估病人肺部及颅内情况,就需要做CT。“我们提前一个星期就开始准备。”没有便携式呼吸机,医护人员就按照最原始的方法改装一个临时呼吸机;没有便携式氧气瓶,葛峰夜班后留下来帮助连接呼吸机与氧气钢瓶,调整减压阀;准备做CT前,费敏和潘文彦提前给呼吸机、监护仪充满电,确保设备能维持1个多小时……

作为麻醉医生,费敏还要维持患者镇静镇痛,一旦有呛咳,痰液堵在气道内,氧饱和就无法维持。麻醉必须要恰好,过浅,病人可能会呛咳,过深,病人血压会低。近1个小时,准备妥当,费敏、潘文彦、叶茂松、唐佳佳和护工师傅出发了。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在N个临时改建的无障碍斜坡上上下下,还要推着沉重的氧气钢瓶一起走,“可真是个大工程。”一路上还要不时关心病人的氧饱和、血压、心率等指标。费敏在前面拉床头,护士们会实时报数据给她。正午时候,武汉的气温达到20摄氏度,大伙儿穿着防护服,里面的手术衣已经湿透,汗水从护目镜滑落。

这么辛苦一趟CT检查,值得!病人肺部情况好转了。有了一次经验,一周后的第二次CT就更顺了。

熟悉声音唤醒患者

齐奶奶的肺部情况明显好转,但意识还不是很清醒。“我们希望用熟悉的声音唤醒意识不清的患者,于是找到齐奶奶的家人,努力帮助她苏醒。”医疗队队长罗哲说。

队员们请齐奶奶的家人将最想说的话录制成视频,每天抽空到病床旁放给她听。这两天,齐奶奶的康复状况让队员们非常欣慰:“听得见吗?是你孙女和你说话呢,睁开眼看看她吧。”医生居旻杰说,目前病人生命体征平稳,情况一天比一天改善,对家人的声声呼唤响应度越来越高。

病友们说,齐奶奶的康复让他们对战胜疾病更有信心。“医生护士对我们尽心尽力,像亲人一样。”

截至3月24日,中山医院第四批医疗队整建制接管的两个病区已有112人出院,剩余18例病人。为了更多患者康复、更多家庭团圆,他们和所有依然坚守武汉一线的医护同行一起,继续与病魔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