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2020-02-19 19:58:29 作者:卞英豪 来源:纵相 选稿:贾天荣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卞英豪

昨日(2月18日),网络广泛流传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工人为给武汉鼓劲,坚持不领工资的“暖闻”。与此同时,也有多家报道称,建设过程中存在拖欠农民工资的“丑闻”。

那么,两所医院建设者目前是什么样的工作状态?他们的工资究竟领到了吗?

火神山建设者自愿不领工资?真有

“来之前就说好不拿一分钱的,我们说到做到。”

李方(应采访对象要求为化名)是一名来自湖南的退伍军人。SARS肆虐时,他曾以军人的身份参与过疫情的防控,“守护人民是军人的天职,再加上湖南湖北一家亲,支援建设义不容辞”。

除夕夜,李方代表他的公司与其他几个“战友”以志愿者的身份逆行前往了武汉。“我们也没有太高的觉悟,就想去帮帮忙。”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通信兵的服役经历,加上物业公司的从业经验,李方很快就在火神山和雷神山的工地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大家云监工看到工人人头攒动,但其实现场始终是缺人的。我们差不多一个人得干三个人的活。”

然而,干着三倍工作的李方,却没有要求一分钱的回报。

2月18日,朋友圈广泛流传一张微信截图,“参加火神山医院建设的工人要结算工资时,许多工人坚决不领工资。他们说武汉现在这么难,我们也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提供吃喝已经很好了,工钱就不要了。”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这则“暖闻”确有其真实性。李方就是网传的“不要工钱”的建设者。不过,中建三局方面也透露,“坚决不领工资”的情况确有存在,但大多都是像李方这样的志愿者。

据李方介绍,他身边还有不少工友,虽然领取了工资,但当天就把工资给捐了。据悉,一位骆姓的普通工人,参与了火神山和雷神山的建设,在领取了7500元工资后,当天就购买了140箱牛奶,赠送给了火神山医院的医护人员。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拿工资是本分,不要是情分。我们是说好不拿工资的,但那是我们的个人行为。大家都是冒着风险在工作,只要付出努力,都值得尊敬。工资是应有的回报。该拿还是要拿。没有必要过度解读我们。”李方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

李方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介绍,现场像他这样的志愿者不在少数,“无论是工人还是我们,其实大多都想着先把活干好,根本就不是冲着钱来的,也没想太多钱的事。毕竟病毒不等人,一分一秒都是同胞对生命的希望。”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农民工被拖欠工资?

一边是不要工资的李方。另一边是被拖欠工资的汤斌。

昨日,包括农民日报、环球时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正在火神山医院外继续施工的多位农民工表示,本来承诺的当天结算工资,但他们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拿到任何工钱。此外,口罩、饮用水等物资的供应同样也没有到位。

而汤斌就是他们中的一员。汤斌表示,自己多次向发包方讨要工资,但得到的答复都是“等消息”。在接受媒体采访的当天,他们顶着寒风持续工作到凌晨2点。

报道称,在连续被拖欠工资的第四天,汤斌和他的工友们终于收到了工钱。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对此,媒体发问:火神山医院外仍在施工,农民工的工钱及时拿到了吗?

“至少我们这出去的款项,大部分已经结清了。我们不会拖欠农民工的工钱。”一位中建三局的项目经理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光我们这个区域,施工前后陆陆续续有上千人,还有不少不留名的志愿者。但我们没法把钱直接打给工人本人。一般都是由劳务公司,或者是分包进行支付。”

“据我所知,工人的标准普遍是白班600元/天,晚班1200元/天。但还要看具体工种和班组。”这位经理表示,项目结束后不久,已向其多个承包商支付了款项,“在工程的一开始,上级要求我们,我们也嘱托分包和各班组,关键时刻不要掉链子,该给的基础保障一定要做好。”

这一消息,记者也在一些承包商那得到了验证,黄晨所在的公司为火神山与雷神山项目的电力供应商之一,他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我们在项目结束后3天不到,就收到了款项,可以说是我职业生涯见识过的最快速度之一了。”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工资未必是日结,但我看到的情况,似乎没有出现长时间拖欠,工友情绪都挺稳定的。”李方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据他了解,他所在班组的工人,基本能在第一时间领到工资,“有的工作时间短,第二天就能领到前一天的工资。有的周期比较长,但基本都在收工后不久,领到所有的工资。”

李方表示,从工程的角度来看,是否按时发工资,全看“包工头”的“良心”。“这些真的是工人的血汗钱,无论如何都不该拖欠。”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基建狂魔”们还好吗?

每天工作18-20小时,一天只吃一顿饭;口罩沾满泥,头发没空洗,焦急和压力,催着自己努力,这是李方讲述的自己在火神山和雷神山的工作状态。

项目暂告一段落,这些建设者们如今的状况如何?

“火神山和雷神山虽然已经交付使用了,但还有一些外围工程还需要继续进行。”李方介绍,包括防水工程,垃圾清运等工作仍需要一定的工人进行完成,不少工人目前仍在一线进行建设,“他们所要面对的风险,不比之前的工人小。有的甚至必须要穿防护服工作。”

此外,还有一些建设者,“就地上岗”成为了两座医院的后勤工作人员。不过,据李方介绍,此前网络上流传的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高薪招聘启示,其实亦真亦假。“3万多招保洁工肯定是假的,火神山医院保洁工的实际工资可能只有一半。”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而像李方这样的志愿建设者,他们有的依旧活跃在志愿工作的第一线。例如,农民工志愿者龙庆虎在完成火神山建设后,依旧留在武汉,每天志愿在社区的路口值守,为群众测量体温,记录信息,同时劝导群众佩好防护、不随意出门、不聚集,为群众代购生活必需品等工作。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

而李方,则一个人默默在公司安排的隔离点进行隔离,“企业慢慢在复工,完成隔离后,我们还是要回到正常的生活中。”

对于自己的志愿工作,李方表示,“我们完全不需要历史记住我们,只希望这段历史快点过去。让这座城市尽快恢复往日的喧嚣,来往的市民脸上能重新扬起微笑,我也就满足了。”

火神山、雷神山拖欠建设者工资?我们仔细问了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