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流浪的“威斯特丹”号,会是下一个“钻石公主”号吗?

2020-02-17 22:40:59 作者:陈思众 来源:纵相 选稿:陈浩洲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陈思众

在此前的报道中,“威斯特丹号”邮轮一直作为海洋中的流浪者存在。当上周四(2月14日)早晨,柬埔寨首相洪森赴港口迎接这些漂泊旅客时,人们都以为关于这艘邮轮的故事即将以暖心的人道主义救援作结。

2月14日,威斯特丹号在柬埔寨靠岸(图源/VOD)

转折发生在2月15日。

一名83岁的美国女性下船后,坐上了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飞机。落地后,她感到身体不适,机场的体温扫描仪也显示异常。这名乘客被拦了下来,随后的检测结果表明她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此前,“威斯特丹号”上几乎没有任何乘客担忧自己会被感染。和该名确诊患者一样,下船后继续行程的乘客,目前已经分布在至少三个大陆。

目前,荷兰美国航线公司声明,他们已开始联系各国政府和卫生专家,追踪曾经乘坐过该辆邮轮,以及与确诊患者可能有过接触的任何人。有专家担心,这可能会是疫情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另一个转折点。

结束流浪的邮轮

“威斯特丹号”隶属于荷兰美国航线公司(Holland America Line),是一艘vista级大型豪华邮轮。船上设有各类套房、餐厅、沙龙、运动场、医疗中心、爵士酒吧、林肯中心舞台等。

官网关于威斯特丹号的信息

2月1日,这艘邮轮在中国香港起航,踏上了为期14天、环游中国台湾和日本的旅程,原定于15日靠岸日本横滨港。船上核载有1455名乘客和802名船员。其中,687名乘客是在前一趟航线结束后继续行程的游客。

由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拒绝“威斯特丹号”靠岸,北京时间2月7日凌晨伊始,荷兰美国航线公司在其官网数次更新日志。在之后的几天,这艘邮轮陆续遭到中国台湾、关岛(美国海外属地)、菲律宾和泰国的拒绝。

关岛州长里昂·格雷罗说:“虽然我们同情威斯特丹号上的每一个人,但我们有义务保护关岛人民的健康。”

而泰国的官员则称,他们愿意为邮轮提供补给,但不允许其靠岸。

值得注意的是,直至2月13日接到柬埔寨政府同意靠岸的通知前,邮轮公司的日志中均明确表示“邮轮不处于隔离状态、船上未发现任何疑似或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

2月13日,柬埔寨卫生部称,从”威斯特丹号”上采样的20个样本均呈新冠病毒阴性。该国政府随即宣布,允许”威斯特丹号”14日清晨从西哈努克港靠岸。

2月14日,“威斯特丹号”在柬埔寨靠岸(图源:Getty Images)

当天,荷兰美国航线公司总裁斯坦·克鲁斯对此致谢。在他的声明中,有一段话这样写道:

“我们很高兴,这趟充满挑战的旅程得以圆满收尾。期间,关于威斯特丹号乘客和船员的谣言引发了毫无根据的恐慌情绪。这是一场糟透了的误会,它影响了船上2257个人的生活,和上百位为了将乘客送回家而日以继夜的工作人员。”

未被敲响的警钟

41岁的乘客克里斯蒂娜·柯比来自加州。她表示,在邮轮航行期间,她本人接受了大约2-3次体温检测,而其他乘客若出现发热、咳嗽或呕吐的症状,则会被要求填写健康问卷。

“我没办法说为什么他们会漏掉这个病例。我在船上的时候确实感到非常安全,也被照顾得很好。”柯比说。

她表示,自己此前确实犹豫过是否要登上这艘邮轮。

“威斯特丹号”邮轮(图源:Khmer Times)

“我们最终决定,不应该因为恐惧就错过享受乐趣、多看看世界的机会。”柯比坦言,“这是为什么我会登上这艘邮轮,而且我相信其他共乘的游客应该也有同感。”

2月1日,她与自己75岁的母亲和哥哥一同从中国香港踏上了这趟期待已久的邮轮之行。

根据荷兰美国航线公司给出的官方声明,他们拒绝任何有过中国大陆旅游史的游客登船,这意味着登陆地——中国香港并不在列。根据中国国家卫健委2月1日的通报,香港特别行政区当时也已有13例确诊病例。

此外,该邮轮公司也表示,在航行过程中,船上的医疗专家积极与全球卫生当局保持密切联系,实施更为严密的检测、预防和控制措施。其中,任何因呼吸道疾病前往船上医疗中心的旅客都要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据美国驻柬埔寨大使馆16日发出的声明,船上大约有20名有过不适症状的旅客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均呈阴性。但其中,并不包括目前被确诊的83岁美籍患者。

当地时间2月14日,柬埔寨总理洪森迎接离船乘客(截图自The Telegraph视频)

洪森曾与多名离船乘客握手,现场几乎无人佩戴口罩(图源:VOD)

2月14日上午,“威斯特丹号”如期在柬埔寨靠岸。为了迎接这些在海上“流浪”了近两周的旅客,柬埔寨总理洪森亲自准备了鲜花,在港口等待他们下船。从英媒《每日电讯报》当日发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下船的乘客和洪森一行中,几乎无人佩戴口罩。

寻找“威斯特丹号”乘客

16日,马来西亚副总理万·阿齐扎·万·伊斯梅尔(Wan Azizah Wan Ismail)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离船后乘坐飞机抵达马来西亚吉隆坡的那名83岁美籍女性乘客两次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均呈阳性,可认定为确诊病例。其丈夫85岁,尽管两次检测结果均呈阴性,但已出现肺炎症状。

马来西亚副总理伊斯梅尔宣布发现一例确诊患者(图源:AP)

目前,“威斯特丹号”仍旧停靠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船上有233名乘客和747名船员。在马来西亚发布确诊病例声明后,他们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船上,原本用于接送他们的大巴仍然停靠在岸边。

截至2月17日,仍有233名乘客和747名船员滞留在船上(图源:Getty Images)

截至2月17日,仍有233名乘客和747名船员滞留在船上(图源:Getty Images)

专家表示,遏制病毒潜在传播途径的最佳方式仍然是追踪每一位乘客的行程,并对他们实行为期两周的隔离。

荷兰美国航线公司声明,他们已开始联系各国政府和卫生专家,追踪曾经乘坐过该辆邮轮,以及与确诊患者可能有过接触的任何人。

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超过1000名乘客已于2月14日统一乘坐包机前往柬埔寨首都金边,并于2月15日分开,踏上了不同的旅程。

另有约140名乘客选择在下船后直接飞往马来西亚转机。除了被确诊的83岁美籍乘客和她的丈夫,其余人最终被允许继续前往他们的目的地,其中包括美国、荷兰和澳大利亚。

根据荷兰美国航线公司15日的声明,所有下船的乘客均被要求填写一份健康调查问卷,并进行体温检测。然而,尚不清楚除此之外,邮轮是否实施了其它的筛查手段。

威廉姆·夏弗纳是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的一名传染病专家。他认为,此前邮轮只筛选了一小部分乘客样本给柬埔寨卫生部检测的方式并不理想,因为已知的筛查手段中,填写问卷和测量体温都有可能出错。例如,急迫想要下船的旅客很有可能在问卷中隐瞒事实,而患者的体温每天也有所不同,尤其在早晨时偏低。

离船前,邮轮上的乘客正在接受体温检测(图源:Getty Images)

此外,马来西亚和柬埔寨方面的沟通似乎也十分薄弱。16日,柬埔寨卫生部长蒙文兴(Mam Bunheng)在写给马来西亚政府的信中表示,自己是从新闻中得知一例美籍乘客确诊的消息。

“我们想过这艘邮轮可能会出点小问题,但绝没有想到会发展成现在的规模。”夏弗纳说道,“这可能会成为(疫情传播的)转折点。”

17日,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在即将结束隔离之际,再次新增确诊病例99例。该邮轮已成为除中国地区外感染人数最多的聚集性疫情爆发地。目前,共计已有454人确认感染,其中20位是重症患者。

截至2月14日,钻石公主号和威士特丹号母公司嘉年华邮轮股价持续下滑,累计蒸发市值超440亿元。

自2月以来,除“威斯特丹号”外,已有多艘豪华邮轮被迫在海上“流浪”或发现确诊病例:

“钻石公主号”:1月25日,邮轮经停中国香港,一名80岁老人下船回家后出现发热症状,并确诊感染新冠肺炎。2月5日起,该邮轮实施封船隔离,预计于19日结束。截至目前已有454人确认感染。随着确诊人数的不断增长,一些海外政府开始行动撤离船上的相关人员。

“世界梦号”: 1月末,邮轮上的8名乘客被诊断为新冠肺炎患者,随后将1800名船员和1800多名乘客解除隔离。截至2月11日,与该邮轮有关联的确诊病例达12人。2月17日,邮轮进入柬埔寨海域,当局尚未批准邮轮停靠西哈努克海港。邮轮上没有乘客,只有36名船员。

“宝瓶星号”: 该邮轮2月4日从中国台湾基隆港出发,原计划在日本旅游后,6日返回。但由于钻石公主号邮轮出现新冠肺炎群聚性感染,台湾疾控中心6日宣布禁止国际邮轮停靠辖内各港口,导致宝瓶星号无法靠岸,持续在海上漂泊。8日中午,台湾防疫部门上船检疫,筛检全船2400名旅客和船员,当晚9点确认128份检体呈阴性,全船旅客得以下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