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善权:谈判“暴躁”的朝鲜新外相

2020-02-17 07:42:00 作者:曹然 来源:环球时报

“任命没有外交经验的李善权是一个强硬的信号”

李善权。图/中新

李善权:谈判“暴躁”的朝鲜新外相

本刊记者/曹然

发于2020.2.17总第935期《中国新闻周刊》

2020年1月23日,在平壤应邀出席朝鲜外务省新年招待会的各国驻朝外交官和国际组织成员,见到了从未在外交系统任过职的“新人”李善权。此前四年迎接这些嘉宾的外相李勇浩,新的职务依然不明朗。

对于很多外国使节来说,这并不是第一次与李善权对话。2018年8月29日,时任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曾在万寿台议事堂会见老挝、印度尼西亚、越南和柬埔寨驻朝大使。

当时,朝鲜正与韩国、美国展开密集对话。据朝中社报道,作为2018年1月最早向韩国和世界释放对话信号的朝鲜高层官员,李善权向四国大使介绍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进行精力充沛的活动,开创了祖国统一运动的新的全盛期”。

六个月后,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越南举行朝美领导人第二次会晤。这次无果而终的会谈后,围绕着朝鲜半岛问题的各种对话机制逐渐陷入停滞。前一年经常前往板门店与韩方会面的李善权,在随后的一年中再也没出席对外活动,直到2020年1月23日,李善权以外相的身份回到国际舞台。

朝中社的报道称,他向各国使节介绍了朝鲜新的外交政策。1月1日,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上通过的全会公报称,朝方“已看透美国的本心”,不再受制于朝美此前签订的协议,也不再寻求与美方对话。

在此背景下,李善权上任外相被《华盛顿邮报》评论为“凸显了朝鲜对美国更强硬的态度”。但是,多位朝鲜问题专家对《中国新闻周刊》预测,新外相不会在朝美关系的发展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金英哲的“左右手”

最近两年的朝鲜公开影像中,个头不高、身材微胖的李善权常保持着标准的军人站姿,远远地跟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身后。

李善权就任外相后,一位美国政府负责东亚事务的高级官员对路透社表示,他对于朝鲜新外相的个人背景“一无所知”。一份2018年公布的韩国总统府青瓦台文件,也将李善权的出生年月列为“不详”。

唯一为外界所知的是,在2016年底成为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前,李善权一直在朝鲜人民军中服役。“在人民军中,李善权在金英哲手下工作了很多年。”长期关注朝鲜高层人事的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研究员迈克尔·麦登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

多次与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接触的韩中友城协会会长、原韩国总统金大中秘书权起植也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称:“李善权非常接近金英哲,他的快速晋升要归功于金英哲的支持。”

英国广播公司(BBC)曾报道,现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的金英哲,早年曾担任板门店非军事区警戒、联络及领导人警卫工作。麦登介绍,此时李善权在陆军中任职,他所在的机关“负责人民军的情报工作,同时执行在板门店的一些特殊任务,也参与军事外交”。

2006年到2007年间,身为人民军中将的金英哲以朝方代表团团长身份主持了第三次到第七次朝韩将军级军事会谈。据韩联社报道,2006年起,李善权也作为代表参加朝韩军事会谈。

2009年2月,朝鲜整合人民武力部下属侦察局、劳动党下属作战部等部门,成立朝鲜人民军侦察总局,金英哲被任命为局长,李善权进入该局工作。也是从此时开始,金正恩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继承人的地位日渐明确。

包括美国《时代》周刊和《华盛顿邮报》在内的西方主流媒体多报道称,李善权的军衔为“退伍上校”。但韩国政府文件显示,2010年金英哲晋升上将军衔时,李善权被晋升为大校。韩联社曾援引其消息源称,2016年离开军队前,李善权的最终军衔可能是将军级。

2010年后,李善权与金英哲的“交集”逐渐明朗。当年,朝韩就开城工业园区“三通”(通行、通信、通关)进行工作层面磋商时,李善权任朝方代表团团长。而开城工业园区“三通”,正是金英哲在2008年前后的一系列朝韩将军级会谈中与韩方代表达成的共识。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11月朝韩进行工作层面军事会谈时,朝方团长李善权虽然保有军衔,但向韩方通报的职务是“国防委员会政策局官员”。国防委员会是金日成执政后期设立的朝鲜最高行政机关,金正恩上台后于2016年将之改组为国务委员会。

“像李善权这样的人物,都有多重身份:他们大多都有军衔,偶尔也会穿上制服,但他们最重要的身份是劳动党内的人,军队和政府(的身份)是次要的。”曾多次访问平壤的美国朝鲜问题专家马克·巴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还指出,李善权最终成为了“金英哲的左右手”。

权起植也透露:“(我身边)很多人说,李善权是金英哲的助手。”而在2012年金正恩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后,金英哲的地位迅速提升。

2015年12月29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党中央书记、统一战线部部长金养健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半年后,金英哲在劳动党七大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党中央副委员长兼统战部部长,并进入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和国务委员会,接替金养健成为朝鲜统一事务的总负责人。

又过了半年。2016年11月,朝鲜天道教青友党中央委员长、长期参与朝韩交流的柳美英去世。出席葬礼的韩方代表惊讶地发现,脱去军装的李善权紧随金英哲步入灵堂,并向南方宾客自我介绍称:“我是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

暴躁的谈判者

2018年12月26日的朝鲜开城,天气寒冷,朝鲜半岛东西部铁路公路对接项目开工仪式举行。作为出席仪式的朝方最高级别官员,李善权在韩国记者的镜头前面带微笑、挥手致意。

这是李善权最后一次以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身份出现在韩国代表、统一部长官赵明均面前。此后,朝韩关于东西部铁路公路对接项目的磋商陷入停滞。

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是朝鲜处理朝韩关系的领导机构。麦登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该机构是一个由各种社会团体组成的联盟,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统一战线部领导,其高层几乎都是统战部的官员,李善权则直接向统战部部长金英哲汇报。

据《劳动新闻》报道,李善权本人也从2016年12月起兼任争取韩朝和平与统一联席会议朝方筹委会副委员长等职,通过官方和民间渠道展开对韩工作。

李善权就任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后,该机构曾三次向韩国释放谈判信号。2017年6月21日,委员会向刚刚上台的韩国总统文在寅喊话称,“在这一命运的交叉口,南朝鲜当政者应迈出负责任的步伐”。

2018年1月3日,李善权“受朝鲜党、国家和军队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委托”,在朝鲜中央电视台公布3日15时起开通北南板门店联络渠道。

六天后,他和韩国统一部长官赵明均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相会。这是朝韩部长级官员时隔28个月后首次直接对话。

此后,金英哲作为金正恩的特使和代表访问韩国和美国,主持朝韩、朝美高级别会谈,李善权则负责与韩方进行磋商,落实高级别会谈的成果。2018年2月10日,时任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朝鲜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率团参加平昌冬奥会开幕式并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谈,李善权也全程陪同。

当时,李善权位列朝中社公布的代表团高级官员的最后一名。虽然他坐在金与正右手边参加了代表团和文在寅的会谈,但在朝中社的报道中,文在寅只和金永南、金与正单独合影。

两个月后,文在寅为出席第一次朝韩领导人会晤的金正恩一行准备欢迎晚宴,金永南、金英哲、金与正等人都在金正恩、文在寅夫妇所在的主桌就坐,而同样获邀参加晚宴的李善权则坐在另一桌。

在部长级别的会谈场合,李善权则一直是主角。据朝中社消息,2018年间李善权参加了十次以上朝韩对话和交流,两次访问首尔,在1月、8月、9月、10月四次前往板门店和韩国政府统一部长官赵明均会面,确定了朝鲜参加平昌冬奥会、朝韩三次领导人会晤的时间与地点、朝韩设立常设联络机构、朝韩落实《板门店宣言》和《平壤宣言》细则等问题。

2018年8月29日,李善权和赵明均在会谈中敲定了朝韩于9月在平壤举行领导人会晤。9月14日,他赶到开城工业园区,作为朝方代表团团长见证朝韩常设联络办公室的成立,和赵明均一起在《朝韩共同联络办事处组成、经营协议书》上签字。两位朝韩统一事务高官四天后再次相聚平壤国际机场,李善权随同金正恩迎接参加第三次朝韩领导人会晤的文在寅一行,赵明均也是陪同文在寅访问的韩方高官。

在与韩方人士的频繁接触中,李善权的勤勉给谈判对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一些与李善权有接触的朋友对他提起,这位朝鲜干部“每天可以工作到凌晨两三点钟”。

韩国统一部长官赵明均则在2018年10月的一次国会质询中提到,一次活动中,韩方代表团迟到了五分钟,李善权对此“毫不妥协”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事情不会进展顺利了。”

在韩方人士的记录中,李善权表达观点一向直接明了。《华盛顿邮报》评价他“在朝韩谈判中以简单粗暴的风格而闻名”。一名前韩国政府官员对路透社透露,在2014年的一次军事会谈中,首尔方面要求朝鲜就过去的“军事挑衅行动”道歉,李善权直接离开了会场。

2018年9月18日晚,在金正恩为来到平壤的文在寅一行举行欢迎晚宴时,李善权在木兰馆宴会厅里看到了正在吃朝鲜冷面的三星集团高层等韩方商界人士。“你们还咽得下去冷面吗?”据韩国媒体报道,李善权用“不尊重和粗鲁的语气”向南方客人发出了质问。

次月,赵明均向国会议员确认了这件小事。他解释道,李善权“是在表达希望加快推进南北关系”。但朝鲜官方并未回应此事。

李善权于2020年1月就任外相后,《华盛顿邮报》如此总结他三年多的统一战线工作:“自2016年以来,他一直是平壤方面处理朝韩事务的核心人物,也是一个特别暴躁的谈判者。”

显然,半岛局势的波折并未影响李善权政治地位的上升。2017年4月,李善权首次进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外事委员会。2018年4月,他在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2019年3月,李善权第一次成为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代议员。在次月举行的最高人民会议上,他再次当选外事委员会委员,在委员会内的排名上升到第二位。

外务省“双重领导”?

2019年3月1日,平壤人民文化宫举行“三一运动”百年纪念活动。这是李善权以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身份出席的最后一场公众活动。

同一天,参与领导统一事务的金英哲、金与正等都在越南河内,刚陪同金正恩出席完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晤。

当天凌晨,时任朝鲜外相李勇浩在河内召开记者会,宣布了朝美领导人会晤破裂的消息。63岁的李勇浩在读完声明后匆匆离开,副相崔善姬则留了下来,向记者们表示:“我的印象是,国务委员长同志可能已经失去了和美方继续走下去、达成协议的热情。”

2019年4月,崔善姬成为外务省第一副相。据韩国国情院消息,当年6月30日金正恩和特朗普在板门店举行临时决定的会晤前,也是崔善姬而非李勇浩,率领朝鲜外务省对美工作班底全体出动筹备会面活动。

专家指出,李善权就任外相不会改变这一状况。权起植对《中国新闻周刊》预测,崔善姬的地位不会受到影响,甚至“外务省有可能由李善权和崔善姬两个‘最高负责人’共同领导”。

在权起植眼中,李善权是朝鲜统一事务系统官员的典型代表,具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和人民军服役经历。“军方背景的官员更有忠诚度。”权起植介绍,“他们才是朝鲜政权的核心。”但是,李善权“没有对美工作经验”。

马克·巴里对《中国新闻周刊》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崔善姬更有可能直接负责谈判。长期从事外交工作的职业官员对朝鲜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他们是唯一受过训练、能够与国际同行打交道的人。”

朝鲜前任外相李勇浩、现任外务省顾问金桂冠、现任国务委员会对美特别代表金明吉及崔善姬都是职业外交官。他们都出身外务省北美局,参加过朝核问题六方会谈。

不过,权起植指出,在处理朝韩事务上,李善权有很多资源和经验,这将有助于韩国政府进一步参与朝美关系。

《华盛顿邮报》指出,除了缺乏外交经验外,李善权的政治地位也和他的前任们“相距甚远”。卸任外相前,李勇浩是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委员。崔善姬在2019年4月跳过劳动党中央候补委员,直接当选为中央委员,同月又成为朝鲜最高行政机关国务委员会的委员。

《外交学人》曾披露,有消息源称崔善姬在晋升第一副相前,就能绕过外相直接向金正恩汇报工作。而李善权目前仅为劳动党中央候补委员。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善权的任命可能意味着美国在朝鲜总体外交政策中的地位下降,或者外务省在朝美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下降。”《华盛顿邮报》指出,“但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韩国世宗研究院研究员郑相昌(Cheong Seong-Chang)则认为,任命没有经验的李善权是一个强硬的信号,“从现在开始,我们很难期待朝美之间会取得有意义的进展了。”自2019年10月朝美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进行的工作会谈破裂后,双方尚未公开进行过正式接触。

值班编辑:石若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