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缺失”的真正缺失

2020-02-17 00:41:00 作者:任珂 张远 来源:北京日报

在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会议主题“西方缺失”成为焦点话题。按照主办方的说法,“西方缺失”是指一种被广泛感受到的不安,这种不安源于“西方”持久目标的不确定性和“西方”共同立场的缺失。

2月14日,在德国慕尼黑,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发表开幕讲话。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14日在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开幕。新华社记者 逯阳摄

下载 然而,西方真正缺失的,其实并不完全是西方精英们所感叹的那些“缺失”。“西方缺失”论,恰恰反映出西方现在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把自己桎梏在“西方”圈子内,突出“西方”相较于“非西方”的优越感,是一种注重自身“小我”的偏狭视角,而缺乏全球化时代应有的“大我”格局和眼光。

法国总统马克龙认为,今年会议主题“西方缺失”说明西方正在走弱,面对越来越多的挑战。现实中,佐证不少:一些国家民粹势力抬头,美欧矛盾重重,英国“脱欧”,欧洲一体化遭遇挑战……与此同时,西方正逐渐从国际事务中退缩,化解地区冲突不力,西方内部对应对气候变化、伊核问题、国际经贸规则体系等诸多问题分歧加大。

在慕安会这个西方搭建、西方唱主角的舞台,对“西方缺失”的反思,成为许多西方精英人士的主流心态。无论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和德国外长马斯,还是在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的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都在感叹“西方缺失”。

但从全球视野来看,这样的感叹未免过于狭隘。

眼下,世界已经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地球村。如今,西方遭遇越来越多的内外挑战,却仍然只在乎自身小圈子的得失。他们没有将眼光放得长远,看清世界的发展趋势,而是抱持过时的敌我意识和强权政治观,在叹息自身地位下降的同时,以警惕和质疑的目光审视他们眼中“非西方”的崛起。

整个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过去几百年西方国家的领先只是暂时状态。只有各国都得到发展,人类社会才能实现共同进步。

正如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15日在慕安会上发表演讲时所说,我们有必要摆脱东西方的划分,超越南北方的差异,真正把这个赖以生存的星球看作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我们有必要跨越意识形态的鸿沟,包容历史文化的不同,真正把国际社会看作是一个世界大家庭。

全球化时代的发展,不应是零和博弈,而应是结成命运共同体,各国并肩同行、合作共赢。只有破除了意识形态和狭隘价值观的桎梏和藩篱,跳出小圈子意识,才能摆脱“小我”思维,不把他人的进步看成是自己的缺失。也许,只有当东西南北变得只有地理方位的意义时,才不会再有某个小圈子对自身“缺失”的叹息,取而代之的是整个世界携手共同前行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