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可笑而发人深思的“制裁”

2020-01-17 23:08:00 作者:王珍 来源:北京日报

1月13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包括新当选全国代表大会(议会)主席路易斯·帕拉在内的7名委内瑞拉议员实施制裁,理由是他们“在(总统)马杜罗指挥下试图阻碍委内瑞拉的民主进程”。同日,帕拉签署“全代会”声明,强烈谴责美国的单边制裁行为,强调任何国家对委议会事务的干涉都是“不接受的”。

美国制裁委政界人士早已有之,至今不下百人,但此次制裁与往次不同。

路易斯·帕拉

第一,背景特殊。1月5日,委“全代会”举行宪法规定一年一度的领导层更迭选举,投票结果,属于反对派联盟的议员路易斯·帕拉当选新任主席,任期已满的前主席,一年前以议长身份自封“总统”的瓜伊多缺席落选,同日在国会外另搞“虚拟投票”宣布“连任”。此次选举只是领导层轮替,并非国会换届,本非大事,但因在委当前形势下,此选成为委国会内力量对比变化和委国政坛朝野关系演变的风向标,因而反响强烈。瓜伊多失去议长职务,也就失去了以“议长”身份继续扮演“临时总统”的护身符,其支持者美国及西方国家和部分拉美国家立即指责选举“虚假”、“不合法”,继续承认瓜伊多为“议长”和“临时总统”,于是,在委形成了“两(政)府”、“两(国)会”对峙的怪象。路易斯·帕拉签署的委议会声明指出:1月5日选举有多数议员参加投票,选出新的议会领导层,投票人数超过法定多数,相关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第二,制裁对象“变性”。以往被美国制裁的都是查韦斯-马杜罗政权系统的人,从未有过反对派人士。帕拉系反对派联盟核心政党“正义第一”的重要成员,同时当选“全代会”新领导成员者均为20年来坚持反政府的委传统老党头面人物,估计亦在被制裁名单之列。在当前马杜罗政府内外交困的形势下,很难想象他们会“跳槽”反水,但近几个月来他们频繁与执政党对话,主要是因为厌烦旷日持久的党争街斗,且不满瓜伊多挟美自重,国格尽失,赞成通过朝野对话寻求政治解决国家危局之路。这样的政治倾向和态度违逆美国意志,故成制裁对象。

第三,制裁目的和影响不同。迄今为止美国对委国家和个人制裁的目的是削弱和颠覆现行体制,此次制裁则主要是“杀鸡儆猴”,敲山震虎,震慑委反对派营垒中的“不坚定者”,防止更多党派和个人被政府“策反”;再则也是为警告帕拉等不要利用议会之权与美国作对。

这是一次滑稽可笑的制裁,可笑在美国如此不讲“义气”,昨为座上客,今为被“制”人,不管你曾经如何听其号令,也不管你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曾经多少次参与街头抗议行动,只要你选择了趋向民族和解之路,你就被视为敌人。不仅在委内瑞拉,在其他许多地方也是如此,这是符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权哲学和“能用则用,无用则弃”的美式价值观的。按照这样的哲学和价格观,美国的任何承诺都是以利益为前提的,利益关系变了,承诺也就一钱不值了。美国对帕拉等7名委内瑞拉议员的制裁未必真能遏制委反对派营垒分化的趋势,瓜伊多也未必能长久享有美国支持,因为形势正在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外大使)